诡秘之主 > 武侠仙侠 > 峨眉祖师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三十章 渔家傲 ? 金勾侧倒天西边
“为学之道,莫先于穷理;穷理之要,必先于读书.”
诡秘之主为你分享的是油炸咸鱼的峨眉祖师的正文 第一千六百三十章 渔家傲 ? 金勾侧倒天西边 希望你喜欢!
    白衣女子仰头望天:“石佛,你所求的道不在五千六百里外。”

    白衣僧人道:“既施主不愿回头,贫僧也只好看看那亡门是何模样。”

    “着有兴致,我来人间三千年,唯三十年绚烂,这三十年后,又仅有一年,见过万水千山,见了众生百态,人间安好,却唯独没见过这劳什子亡命之门!”

    “天人慈悲!”

    白衣僧人道:“昔年旧古,有地藏王菩萨舍身入地狱,普渡世间,阻止过地化巨魔宙建婆罗,人间名讳称其为长恨。”

    “地狱不空,誓不成佛,旧古有地藏王舍身如此,不惧幽黎万鬼巨魔,如今为何不能有白衣僧人入亡命之门?”

    白衣僧人有大气魄,船上其余三人都未曾开口,大家都是归乡之人,包括妖女与僧人。

    妖女寻找的乡,是她的安息之地,能让她得到解脱的地方,因为她本就没有故土。

    而僧人的故土,便是她。

    石佛在世间唯独只有这么一个朋友,三十年风雨一朝破地而出,便是为了追回已经陷入劫障而不自知的故友。

    仙祖觉得这很有意思。

    而此时船上五个人的故事都已经讲完,于是书生便看了看仙祖,又对李辟尘道:“船家若是方便....不若也讲一个吧。”

    李辟尘微笑:“我么,我若是讲,那便要从很久很久以前.....”

    他望着天空,想到在遗庙中已经和世间的一位天仙讲过三千年前的故事,三千年前的天空,三千年前的人,世间光怪陆离,纷繁多彩。

    李辟尘此时在讲了,他没有从多远讲起,也没说是多远的时间,只是从太华山的时候开始诉说。

    他告诉这些人,人间曾经有座仙山,叫做太华。

    其实挺无趣的,他是这样说的,故而没有多说枯燥的修行,而是在说一些有意思的事情。

    譬如天地之间,有五仙。

    譬如万物之上,有太上。

    太上八十一化,太上八十一杀。

    有俱芦界中,提灯照莲的魔子与搬弄水火的神狐。

    有龙华境内,万龙飞跃天穹,上至龙门相会的神话。

    俱芦界中挪日月,无垠天海赴龙华。

    譬如他数次履足红尘而见到的故事。

    挑山卖枣的白骨,见妻不散的游魂,兄弟相对的执念......

    山中刀客,临江鱼仙;皮影傀儡,壶中瓮天。

    还有很多很多,故事是说不完的。

    “苍生易老。”

    李辟尘笑着,摇了摇头:“人间是个好地方,你我他们,都在此间。”

    “这是修了多少世的缘法,才让我等降生此世?”

    妖女失笑:“船家你看不到众生疾苦。”

    李辟尘道:“诸苦我皆已见过,是了,说到苦,你们知道世间有几苦么?”

    五人互相看了看。

    李辟尘便笑着与他们分说。

    周河的时间开始流逝了。

    念念去千里烟波,很快便被这艘舟船抛在身后。

    暮霭沉沉楚天阔。

    书生道:“船家是个好仙人,洒脱得很,自在的紧。”

    他这么说着,因为李辟尘只是挑了一些来讲,故他听得有些梦幻不真切。

    白衣妖女看向仙祖,忽然笑道:“你说你比我还要大上些许,却不知道又有什么本事?”

    她显得有些搞怪:“能比船家这位仙山弟子本事大吗?”

    妖女说是这么说着,却又道:“不过我还真没有听过太华山的名字,或许是再很久很久以前,和船家说的一样,是已经不可考据得久远……”

    李辟尘微笑不语。

    仙祖给予妖女回应:“他?他站的很高了,但是比起我来,还差一点。”

    妖女着实乐了:“人小气不小呢。”

    仙祖摇了摇头。

    他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指天。

    妖女不解,诸人亦皆不解。

    仙祖看着李辟尘,又转过头来,那仙念一瞬间就移到九天十地之外。

    诸世大震。

    耆阇崛山,佛陀罢讲。

    赤桑树下,北斗睁眸。

    帝乡云中,烛龙衍照。

    武当之上,真武不言。

    龙蛇,白帝,太微,无始,无终,鬼母,舜帝,黄老君。

    坐胜,覆海,白泉,罗喉,夕云,红云,鸿钧。

    霜云,南山,鹊桥,兕虎,天河,行隐,渔歌,玉门。

    暴人,牧人,云人,仁人。

    汤主,虞主,火师,黄泉。

    森罗,窅冥,青莲,道隐。

    摩天,无欲,大羿,五神道魔苏秦,孔宣……

    还有很多很多!

    世间六至人之一的种柳人听到了太一的念头,他想要反抗,想要逃离,但下一瞬间就被那道念头狠狠按在大地上。

    苍凉飞舞,种柳人如身穿十万铁索,痛苦不堪,同时艰难愤恨。

    纵然是世间至人也逃不脱太一的约束。

    万圣都不敢言语,但这一切都不为世人所知道。

    仙祖将要说法,故而已经轮不到他们来说。

    诸天仙佛神魔之门,尽皆肃静,世人祈求,此时再无一处敢给回应。

    纵然是浮黎元始天尊也隐匿起来。

    玉童子摇了摇头。

    一念来去,九天十地皆尊我号令。

    仙祖露出微笑,却不是对妖女,而是对李辟尘问道:

    “我若是逆天而行,可会受到惩戒吗?”

    此言一出,万圣震恐。

    看似是对太乙发问,事实上却是在呵问万界诸天。

    但诸天道哪里又敢于回应,便皆充楞装傻。

    仙祖失笑:“你看,它不敢,所以我这一生从未曾敬天半尺。”

    万圣点头,却尽数不敢言语。

    您老人家说法,我等静听便是,天算什么,在您眼中自然是什么都不算的。

    妖女则是有些发愣。

    她隐隐感觉到哪里不对。

    仙祖都念头再次转了转。

    他对李辟尘道:“你敬天吗?”

    李辟尘不假思索:“我是极尊敬天的。”

    “天生万物以养众生,若无清天,便无大地万象。”

    仙祖笑起来:“我知道你会这么说,因为你总是把万物向好的方面看。”

    他这么说着,便对空荡荡的高天道:“你们呢?”

    诸圣皆不敢答,却皆若有所思。

    此天是何天?

    那五个故事被传到诸天之中,万圣皆已听闻。

    仙祖问他们怎么看。

    万圣各有所答。

    不敢不答。

    仙祖那根手指依旧指着清天。

    纵然此时的天,早已被雾气遮掩。

    他忽然诵起经文来。

    莫名其妙却又无比飘渺的道经,仙祖的声音回荡在舟船上,甚至都无法在周河上传出多远。

    但是此时,雾气开始汹涌,宛如光阴一般向前方流淌;水流变得浩大,无数的鱼虾从水波中涌出,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万物都在复苏,都在争斗,这是惊骇天地的机缘,这是送给蝼蚁的机遇!

    诸天中,万圣也在聆听,他们凝神屏息,他们感到不可思议。

    但谁都可以听。

    唯独天地听不得。

    仙祖不想让天地听。

    他甚至不用多说什么,天地便主动退避,绝不敢听。

    李辟尘顿时失笑,极为莞尔。

    到底是个孩子。

    天地为众生衍苦,他便让天地也得大苦,且有苦难言。

    更不敢言。

    世界无人不惧这个童子,正如之前一念电转惊雷,九天十地便皆从调遣。

    莫敢不从!

    船舶上的五人听得那些经文,他们也看到了四周的鱼虾翻跳,此时周河下升起滔天巨浪,一只猪婆龙从中钻出,瞪着一双龙眸,不敢呼啸,只是一声不吭的游荡在周船边上,为其护法。

    仙祖依旧在诵经。

    他忽然有些不喜那只猪婆龙,于是便看了它一眼。

    这只猪婆龙慌忙潜入水下,把最好的区域留出来,重新交托给那些鱼虾。

    仙祖便很满意。

    这是给蝼蚁听的,虽然猪婆龙也是蝼蚁,但它强行占据鱼虾的位置,便让仙祖很不喜欢。

    诸天深处,有两道人影突然出现,从无形无相之中,显化为有形有相之物。

    他们同样不敢妄动,同时似乎找到了回归真实的方法。

    万象魔主与太虚祖师,这两人注定只是配角,他们的故事或许在另外的时空中会得以衍化,但迷失了无尽岁月的他们,终于在此时回归了世间。

    顺着仙祖的经义。

    同时他们心中亦有巨大的震恐。

    仙祖回到了人间。

    这是足以让诸天静默的大事。

    足以让罗天,化外,空无都感觉到惧怕的事情。

    他们不敢反抗,在迷失于虚幻真实无数岁月后,他们也参与了诵经。

    他们曾经看到过一个天尊。

    他也迷失了,但是不久前刚刚重回世间。

    无形无相是不好证实的。

    万象魔主与太虚祖师斗感叹世间的神异,巨大的机缘让他们“回到故乡”。

    人神鬼妖佛,他们的目光逐渐被拉长,在他们眼中,这个白发的童子忽然变得无比遥远与高大。

    就像是开始做梦一般,遥远,遥远,逐渐虚幻。

    仙祖的手掌在舟船上拍了一下。

    声音极为清脆,而船舶所用的木材,所能发出的声音,本不应该是这样的。

    就像是银瓶乍破!

    就像是云散天清!

    书生突然听到了什么,他豁然转头。

    ……

    光阴的云霞中,那是自己的家门,父亲就站在门口,依旧用那种严厉但却内藏温柔的眼神,注视着自己。

    书生愣住了。

    不知道这段岁月的漫长,书生的心中似乎有什么被打翻。

    他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倒海翻江,泪水夺眶而出。

    听闻西方无量乐。

    听闻婆娑无量苦。

    他对父亲曾给石佛所写之诗,此时深有感触。

    他想到了船家与童子,他转过头,见到那个童子的身影,它再向自己笑,而书生看着自己的手,那早已是垂垂老矣。

    一瞬间,他就明白了什么,四周的房屋也已经古旧斑驳,原来他黄粱一梦,但执念所看到的人,都是他真正经历过的。

    原来如此,是因为自己已经了却心愿,所以才见到了父亲。

    船家是仙人,他早已知道,而当年的记忆犹是历历在目。

    “……哈……哈哈……”

    书生开始抹去眼中的泪水,哭着笑着:“船家,谢谢你……”

    “当年船上七人,如今也只有我已经老去!你们呢,是不是还在周河上摆渡,听着来来往往的故事?”

    “老神呢?是不是已经给他的儿子娶到了年轻的姑娘?”

    “士兵呢?百年的等待,是不是终于了却夙愿,埋骨青山?”

    “妖女呢?是不是已经打破劫难,成功回到人间?”

    “石佛呢?是不是已经追回可姑娘,回到了青门山海?”

    老书生看着云霞尽头的两位仙人,他深深伏下,泣不成声。

    仙祖轻声道:“苍生总是易老。”

    ————

    老神看着眼前的坟头,他的脸强挂满了笑,笑着笑着,便开始哭了。

    “我想起来了,我都想起来了……”

    “你早就死了……我对不起士兵,对不起天下,更对不起你。”

    老神跪在坟头前,开始解自己的包袱,他要在这里唱一出戏,这是最后一次了。

    如果没有士兵的故事,或许老身永远也不会清醒。

    如果没有士兵的故事,或许老神真的会在清醒之后,将萧家村四周乡土众生尽数屠戮。

    他在唱,最后呼哧呼哧的喘着气,他转过头,看到了仙祖,白发的童子与那船家在一处,而童子的一根手指仍旧指着天上。

    老神转头,向天上看去。

    日月并行,烛龙下照。九华上帝的身影出现在人间的天空,他的呼吸在世间创造出一条光芒大道,再大道的尽头,有一个小小的少年,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站着的老神。

    老神呆呆的看着,而烛龙此时已经重回天上。

    “奉仙祖之命!”

    那个少年仁正是老神孩子的转世,九华上帝遵从调遣而来,直接让他与那少年重逢。

    老神转过头去,突然嚎啕痛哭。

    ————

    灵云乡,士兵看到了故土,数百年的风雨渡过,这里早已变了模样,那批众生也已经不是自己的故人。

    连故坟也没有,原本的人家因为战乱早已迁走。

    士兵身上的铠甲开始凋零,这一瞬间便如同走过了千百年,他回头望去,隐隐中还能见到那个白发的童子以及渡舟的船家。

    魂归故里,临走之前,有这么一段旅程,也不枉此生。

    何况他也见到了当年的天子。

    士兵咧嘴笑了起来。

    “我是一个好兵。”

    喃喃的呓语,如落叶般飘零。

    飘零了数百年,落叶终于归根。

    甲胄斑驳,化为锈铁;魂魄散尽,重化浊清。

    但就在此时,忽然鬼门关在此大开!

    赤桑树下,那位天尊颔首,说了一声:

    “来!”

    …………

    妖女眼中的世界收束。

    她来到了五千六百里外。

    石佛也来到了这里。

    天地的亡门在此矗立。

    门扉前坐着一个枯瘦的人。

    他看着来到这里的人。

    妖女笑了:“这终究是是我的归宿。”

    石佛摇头:“这是劫,当破之!绝不是归宿!”

    妖与佛都上前一步。

    但天地亡门的主宰,只看到他们两人身后的那个和尚。

    和尚的边上是太一与太乙。

    那个和尚过来了,抓住了石佛与妖女,并且拍了拍他们的肩。

    亡门主宰叹息起来:“这也是宿命。”

    大和尚来此,双手合十。

    西天佛祖阿弥陀,奉仙祖之命,来此渡命救生,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