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之主 > 其他类型 > 凶猛骚年 > 第三十六章 踢馆前一天!
“为学之道,莫先于穷理;穷理之要,必先于读书.”
诡秘之主为你分享的是一两三点的凶猛骚年的 第三十六章 踢馆前一天! 希望你喜欢!
    看着刘彪远去的背影,神秘人眼睛微眯,喃喃自语:“要不是不方便亲自出手,我才不会找你这个失败者!还浪费了我一颗二级治疗丹药!希望你能有点自知之明吧!”

    说完后,神秘人的身影缓慢消失在空气当中,如果被普通人看到了这一幕,说不定以为是见到鬼了,大白天,一个大活人在空气中渐渐消失不见了。

    而武馆内,黄天正带着徐厚土一起去往赵叔的办公室,去找赵顺要自己的奖励。

    “哐哐哐,”在办公室的赵顺听见了敲门声,以这个时间点来推算,赵顺就知道绝对是黄天等人无疑,于是说道:“是小天和小徐吗?进来吧!”

    只听见了推门声,紧接着就是黄天的声音传来,“赵叔,你答应给我的奖励呢?快给我,我快饿死了!”

    “咯,在桌子上,自己拿。”

    说完后看了看进来的两人,觉得接下来的事情需要保守秘密,就对着徐厚土说道:“对了我还有点问题问一下小天,要不小徐,你先出去吧,我还有点事跟小天说一下,不太方便。”

    而徐厚土一脸生无可恋,自己被黄天强行拉到了办公室,而在现在正主拿到奖励后,大佬又让自己出去,说什么有秘密,这不是区别对待吗。

    “行了,赵叔,我知道你想问我的真实战力但是是多少,这事厚土也知道,也没什么好回避的,留下来也挺好的。”黄天突然对赵顺劝说道,顺便给徐厚土留下的一个机会。

    赵顺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两人,“行吧,果然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关系这么好,不是亲兄弟,却胜似亲兄弟!可以!希望你们以后也要这样!知道吗!”

    俩人看了看彼此,点头说了声:“嗯”

    “回到刚刚的话题!小天,你现在到底的真实实力有多高,能不能跟我说一下?”赵顺好奇的问道。

    在听到了赵叔的问题后,黄天心里就算是早有准备,但还是心里慢了一拍,还在最后一颗在想,到底要不要把自己的真实实力说出来,毕竟在这个武道界,留一手也是很有必要的,但是仔细想后,还是决定说出自己的情况。

    “其实吧,赵叔,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到底有多强!”黄天很无奈的说道。

    “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有多强呢?要不你说个参照物!”赵顺在听到黄天的回答后,很是奇怪,毕竟对自己了解最深的还是自己,要是一个人对自己都不了解,那还练什么武,更何况是练武之人!回去养猪算了。

    在看到了自己赵叔的奇怪的神色后,黄天急忙解释道:“赵叔,不是我骗你,我是真不知道自己的实力,毕竟我从能修炼到现在,也不过一个来月,哪对实力这个东西有很明确的了解?我现在就知道我浑身充满了力量,就是容易饿,特别是运动后,饥饿感特别严重!”

    黄天再度想了想,继续说道:“要是赵叔你非要我说个参照物的话,就那拿二师兄刘彪来比较吧,我感觉我都没有用处五分力,结果他就被我轰趴下了。”

    “要是在具体点的话,可能就是那

    天来武馆踢馆的程吉,要是现在站在我面前的话,如果他没有特别的手段,可能我就会轻松的击败他,就想那天他击败刘彪一样。”

    说完后的黄天再仔细的想了一下,却在也想不到对自己实力的形容,只好对着赵顺说道:“我能想到对我实力的形容只有这些了,在没有别的参照物了,毕竟我还是一个小小的武徒九阶。”

    在听完了黄天对自己的评价后,赵顺问道:“没有了吗?只有这些?”

    “没了,只有这些。”

    “行吧,我也知道了你的实力,对你的实力在心里也有了底,你们现在就可以回去了!好好休息,明天可是要去踢馆的!”赵顺说道。

    “对了,赵叔,我们明天去哪个武馆?是不是要去钢铁武馆?洗刷耻辱!”黄天好奇的问道。

    “这个你先不要管!明天我自然会安排,先回去吧。”

    “还有,小徐,你过来,我对你说点事!”对着站在一旁许久的徐厚土说道,示意他上前说话。

    被忽视的小透明终于有了出头之日,于是快速的走向前去,希望自己的长辈给点关爱自己,但是接下来的长辈的话语,却让一个单纯的孩子变得沉默不语。

    “小徐,你以后千万别跟小天做比较,毕竟小天这孩子是我见过天赋最恐怖的,记住,以后千万不要跟他比!”赵顺怀着关心的心情,对着徐厚土语重心长的说道。

    原来自己长辈不是给奖励,而是给的满盆冷水,给了单纯少年予以迎头痛击,致使涉世未深的少年最承重的打击。

    沉默许久的他只是回答了一个“嗯,”就带着黄天离开了这个伤心的办公室。

    看着俩人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看着俩人的背影,赵顺的眼神尤其在黄天的背上盯了许久,喃喃自语说道:“小天,你的身体强度,你的神秘的招式,可没有你说的那么简单哟。”

    随后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想那么多干嘛!只要能变强,没有依靠邪魔的力量,就够了!未来越强越好!时间可不等人呀!”

    而黄天与徐厚土俩人自从出办公室后,就没有说过话,因为一个人沉溺在自己有了辟谷丸的世界里,没办法,天大地大,饿肚子难受最大,这也是人之常情,想着之后踢馆成功后,就会有吃不完的辟谷丸,就更是得意!

    而另一位少年,在听了自己长辈的话后,心里也是十分失落,但是心里也知道长辈说的是实话,现在说出来也是避免以后的问题发生,可是就是难受,可能这就是少年的自尊心吧。

    就这样,俩人怀着孑然相反的心情回到了宿舍,回到宿舍后的黄天这才发现了自己兄弟的异状,于是问道:“怎么呢?是不是赵叔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你也别放在心上!长辈也是为了我们好,就努力就行了!知道没!”

    在听见了自己天哥的话后,徐厚土缓缓的抬起头,眼神坚定的问道:“天哥,我是不是挺没用!你看看你,只修炼一个来月,就这么厉害,再看看我,从小就可以修炼吸收灵气,然而现在却成了这个样子,我是不是很失败呀

    。”

    看看了自己兄弟沮丧的样子,黄天也觉得自己有点过分,毕竟个把月的时间就超过了别人从小到大的努力,的确跟过分,但是徐厚土是谁?是自己兄弟,要是换别人,打击到了就打击到了,管个锤子。

    于是黄天只好开导说道:“厚土呀,你别这么想!你从小到大吸收灵气,修炼是这个样子,万一我也是从小就吸收灵气,只是到了现在才从身体里释放出来,你要想呀!一个人怎么可能一个月就从没有任何境界达到武徒九阶呢,你说对不对。”

    徐厚土在听了黄天的话后,有忍不住的包头痛哭:“你还说你从小就吸收灵气,现在才释放出来,我也是从小就吸收,咱俩同一起跑线,我还是比不过你,我练武还有什么意思!我不练了!”

    看着正在痛哭的徐厚土,黄天只好以众名人来开导他:“我跟你说,厚土,天生我材必有用!每个人都用自己合适的位置,不试试怎么知道自己不行?要相应自己!你一定可以的!”

    在听了自己天哥的开导后,徐厚土顿时不哭了,抹了抹眼泪,突然笑到,“行了,我也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情况,我早就过了需要别人开导的年纪了,现在的我早已是一个成熟的大人,”说完还把头看向窗外,用手翻了个花,顺势延脑袋把头发让后扒,装作饱经沧桑的样子,都把黄天看呆了。

    “行了行了,别装了!”

    “我很好,别管我,让我在保持一会,有那种感觉了。”

    “行吧,你继续保持感受感觉吧,不管你了!”黄天没好气,于是开心的拿起手机来玩,毕竟赢了刘彪,还有了东西吃,非常开心。

    而就在黄天俩走后不久,刚刚从外面回来的刘彪直接往赵顺的办公室走去。

    “哐哐哐,是我,师傅。”刘彪说道。敲门声和一道男声传了进来,正在自己办公室想黄天问题的赵顺在听到后,说了句:“进来吧,门没锁。”

    在看到刘彪恭敬的进来后,赵顺从自己的衣服里取出了一个小瓷瓶,拿着这个瓷瓶说道:“咯,之前答应给你,不论输赢,都有奖励,你是给你的,回去吃了后,身上的伤不仅会好,还能让你再度强上三分!”

    看着自己师傅给自己的药,又想起自己师傅对自己的好,然后从自己师傅对黄天的态度来看,怀着可能他对自己师傅很重要的想到,就把自己遇到神秘人,然后神秘人要求什么的都说给了自己师傅听。

    在赵顺听到了自己徒弟对自己说出了,有人要他害黄天的时候,心里就顿时一惊,然后对着刘彪说道:“这事你谁也别说,就我俩知道,我晚上回去找黄天说明情况!这件事你做的对。”

    在听到了自己师傅对自己的肯定后,刘彪也是非常高兴,有谁会拒绝被自己的父母给夸赞呢,刘彪早已把自己的师傅当成了父亲,刘彪原本是个孤儿,是因为有赵顺的收养,才能健康的成长,有一个不那么黑暗的童年,这也许是刘彪不会背叛武馆,背叛赵顺的理由吧。

    而赵顺又何尝不是把刘彪当自己的儿子,毕竟他自己也是没有结婚,只有从小养大的陈羽与刘彪,可能用父子来形容他们更合适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