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之主 > 其他类型 > 凶猛骚年 > 第二十三章 小试身手
“为学之道,莫先于穷理;穷理之要,必先于读书.”
诡秘之主为你分享的是一两三点的凶猛骚年的 第二十三章 小试身手 希望你喜欢!
    “这个是什么,能值一万吗?”青年看着黄天拿出一个小瓶子,以为黄天在糊弄自己。

    “我这个是辟谷丸,听馆主说一颗500,我这里有二十六颗,算你一万行不行?”青年一听黄天说是辟谷丸,就知道自已可能走大运了。

    要知道,辟谷丸在市场上卖500一颗,那是得有门路才能用原价买,一般人是买不到的,而在黑市里,一颗辟谷丸基本上都是600一颗,而黄天这有二十六颗,就是一万五千多,青年觉得自己赚大了!

    顿时青年看黄天的眼神都变了,变得柔和起来,因为青年仿佛看黄天全身散发着金色的光芒,就好像是传说中的散财童子,给自己送来了一份大礼!

    青年这边怎么想法,黄天是不会知道的,但是黄天会做没有把握的事?当然不会,早在徐厚土跟青年对话的时候,黄天就向旁边的一位学员问清楚了来挑衅自己青年的实力。

    可能是这位青年在武馆没什么人缘,黄天问的那位学员就把青年的底细透露得一清二楚,据那位学员所说,青年的境界大概在武徒七阶,手上也没有什么厉害的武学,看起来平淡无奇,真的就是平淡无奇。

    还有就是喜欢欺负新来的学员,性格非常不讨人喜欢,而且还我行我素,不听人劝,喜欢以老学员的身份做一些不太令人启齿的事。

    这些老底,统统被黄天询问的学员给抖了出来,所以黄天才有恃无恐拿出辟谷丸跟眼前的青年对赌!

    练武场上也因为黄天与青年切磋的事,被神奇的空出一块地,被围观的学员围成一个圈,而黄天与青年就站在圈的两边!

    “你们说说谁能赢。”路人甲。

    “我觉得吧,虽然王飞有点无耻,但是毕竟也是一位老学员,而且他还经常做这种跟新学员切磋的事,对这方面王飞他有经验,可能这位新来的学员有点悬咯。”路人乙。

    “那你们觉得新来的可以在王飞手下撑多少分钟?我猜两分钟。”路人甲

    “我猜一分钟都不用,唉。替新来的默哀三秒!”路人乙。

    而在一旁的徐厚土听了他们的话,顿时就不乐意了,就对他们说道:“凭什么就只猜我天哥在什么王飞手下撑多长时间,为什么不可以是我天哥打败那个什么王飞!”

    路人甲路人乙听了徐厚土的话,愣了一秒,随后笑着表示说道:“在武馆内修炼的人绝对要比在外面修炼的要强,这是定律,不可能被推翻的。”

    随后路人甲路人乙就没在理徐厚土,回过神来看场上的切磋了!徐厚土也看到那两个人没有理自己,也觉得没意思,毕竟在场的只有自己知道自己天哥是有着武徒八阶的实力!

    一想到黄天有武徒八阶的实力,徐厚土的心也就放回了心窝里,专心的看起了切磋!

    只见场上青年王飞想欺负黄天是新手,没什么战斗经验,想快攻抢出节奏,让战斗进

    入到自己的节奏里,王飞一个箭步就是欺上前来,快速的出拳,想要给黄天一个下马威。

    虽然说黄天对于战斗来说经验为零,但是黄天知道自己的实力是高于对方的,只要自己以不变应万变,就可以在对方的攻势下找到机会,然后一波带走他!

    就这样黄天一边抵挡着王飞的进攻,一方面也在尝试把太祖长拳运用到实战中来,渐渐的,黄天发现自己抵挡王飞的攻势不在那么困难,也发现王飞的动作开始有点变形,使用的招式开始用老了。

    这边王飞开始进攻黄天还非常开心,以为又和往常一样,一旦进入到自己的攻击节奏了,就会慢慢的累积优势,最后对敌人进行绝杀。

    但是,渐渐的,王飞发现,对面黄天抵挡自己进攻还是滴水不漏,而自己却因为开始的进攻抢节奏而花费了大量的体力,现在有点跟不上了,但是王飞没有放弃,还在坚持着自己的策略,想要在黄天的防守里找到破绽。

    然而这正是黄天所希望看到的,毕竟黄天的实力要比王飞高,而且一直处在防守一方,虽然没什么还手的机会,但是黄天稳呀!所以体力消耗远远要比王飞要小!

    就这样,黄天支撑是时间越来越长,早就突破了路人甲的推测,来到了五分钟。

    在场上的王飞也感受到了一丝丝的后悔,但是已经上课场,为了自己的一万块,也为了黄天的那瓶辟谷丸,王飞决定不在这么很黄天耗下去,决定拿出自己得杀招,来个黄天决出一个胜负!

    只见王飞突然一个后跳,放弃了与黄天的对抗,对着黄天说道:“其实我现在有点后悔,但毕竟没后悔药,接下来你要小心了!”

    听到这王飞说这话,黄天心里对王飞提起了一万个小心,但是说归说,做归做,说到跟做到完全就是两回事。

    原本王飞的杀招是让敌人适应了自己的力量后,等到敌人体力严重下降,最后突然用处双倍的力量打个敌人措手不及。

    但是今天没想到遇到黄天这个怪胎,只防御,不进攻,而且使得王飞的进攻完全无效化,一点作用都没有。

    又过来了两分钟,王飞是连开始一半的力量都没有了,黄天知道时候开始反击了,随后开始使用太祖长拳开始进攻,本来体力见底的王飞就没什么战斗力,结果再黄天的太祖长拳的进攻中,被黄天以绝对优势行了下来!

    切磋赛在以黄天最后一拳把王飞击倒在地而结束,两人的比赛就这样落下了帷幕。

    这样的比赛结果让所有人都大失所望,除了徐厚土,这是的徐厚土正以大步走向黄天,而黄天也看到了徐厚土。

    随即示意徐厚土去陈羽那拿回辟谷丸个王飞的一万块钱,毕竟都是自己辛苦了这么久,才得到的正义的回报!

    坐在一旁的陈羽看了一眼徐厚土,就把两样赌注给了徐厚土,随后对着还躺在地上的王飞说道:“两成,我就算你一份,两千,就得给我,我还有点

    事,我先去忙了,剩下的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头也不看王飞一眼的就走了。

    从地上爬起来的的王飞听到了陈羽说的话,顿时就有点受不住了,但是王飞也知道,一笔钱自己赖不掉,不然陈羽有得自己好受的。

    一时之间,王飞觉得世间黑暗不少,天空不在那么湛蓝,空气不在那么清新,就连平时觉得悦耳的鸟鸣现在听来也刺耳起来。

    又想到因为与黄天的赌注输了一万块,现在有因为见证人的关系,还欠陈羽两千,王飞心头都在滴血,但是王飞毕竟还是老油条,想利用自己老学员的身份。

    “你叫黄天是吧,这样吧,这事就这样算了吧,你把我的一万块钱还给我,我呢,以后就不会再找你麻烦,毕竟你要知道,在这武馆里,虽然说我打不赢你,但是有的是人可以打赢你,怎么样?可以接受吧!”王飞厚颜无耻说道,而且说完就去徐厚土那里,自然而然的想伸手取回自己的钱。

    黄天没说话,但是跟王飞身后,就像是阻挡王飞进攻,王飞伸向徐厚土的手被黄天挡了下来。

    “你什么意思,不同意是吧。”王飞质问黄天。

    “我就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我输了,你会不会拿走我的辟谷丹?”黄天看着王飞的眼睛,似乎想从王飞眼睛里直达他的脑海中,看看他的脑子是不是浆糊做的!

    似乎是被黄天留下心里阴影,王飞也不敢回答得那么虚伪,就只能呆呆的站在那,弱小而又无助,可怜而又可悲!

    场外围成一圈的学员这才从黄天打败王飞的惊讶中醒来,只是没有一个人说话,场面显得静悄悄的,直到场外的学员听到王飞无耻的话后。

    就像是平静的湖面投入了一颗小石子,带起了阵阵喧嚣。

    “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到极限的人,还想用自己老学员的身份压新来的,我呸,我羞与此人为伍。”先前的路人甲说道。

    “没错没错,愧对自己老学员的身份!本来输了就跟丢人,现在还想赖账,真是把我们老学员的脸都丢干净了!”路人乙也发出了自己的想法。

    而黄天场内的王飞,就看了看场外的环境,决定自己今天上午的修炼就结束了,然后就问徐厚土:“厚土,我们还是先走吧,等会还要吃饭呢!”

    徐厚土一听黄天的话里有话,就知道需要走了,就回答:“行呀,我也正好饿了!现在就去食堂吧!”

    说完俩人就一同走出了练武场。

    “天哥,到底什么事呀,刚刚不能说嘛!”徐厚土一出练武场就问黄天。

    黄天看着徐厚土,一脸小心的说:“我怀疑王飞背后有人,就是那个人指使的王飞来挑衅我,好看看我的实力的强弱!”

    徐厚土一听黄天说这话,顿时就感觉这个小小的武馆也没有那么美好,每件事背后都有某种不可描述的原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