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之主 > 玄幻魔法 > 降骨 > 正文 第六十八章 闺中密友
“为学之道,莫先于穷理;穷理之要,必先于读书.”
诡秘之主为你分享的是沐心芽的降骨的正文 第六十八章 闺中密友 希望你喜欢!
    火热的锅子“咕嘟咕嘟”地冒着热气,百事通端着酒杯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

    就在他犹豫该不该离开之时,那池塘里的水又开始发出“咕嘟咕嘟”的响声!

    静谧的夜晚,一远一近的两种声音相互呼应,听着甚是诡异!

    寒石渊自斟自饮,毫不在意。

    百事通干脆饮下杯中之酒,把心一横,所谓酒壮怂人胆,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那养尊处优的乔家公子都不瘆人的慌,他贱命一条,怕什么!

    “公子!我百事通,贱命一条,死不足惜!今夜,我就将这条贱命交到公子手中!”,百事通抱起酒坛,“咕咕咕”地一阵猛灌。

    “哎呦,你慢点,慢点!”,寒石渊上前,一把将那酒坛夺了下来。

    “我啊,确实有事要你帮忙,不过在此之前,我们需要等一个人”,寒石渊挑眉,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

    “等人?谁?”

    “医仙!”

    “医仙?”

    “对,就是她!”

    “可是公子,我听说那医仙有些怪癖,我看您这如意算盘,怕要落空!”

    “哦?怪癖?说来听听!”

    “公子,那医仙怪癖有二,一是只给女人看病,二是入夜不出!”,百事通看着寒石渊的眼睛,一字一顿。

    “所谓的入夜不出也就是说,只要到了晚上,不管外面发生何事,哪怕是那天塌下来,医仙都绝不离开医馆!如果碰到今天这种月圆之夜,别说医馆,就怕是那房门都不会踏出半步!”

    “当真?”

    “那医馆的药童亲口所述,怎会有假!”

    “哦~,如此~,我便于你赌上一局如何?”

    “公子必输无疑,我百事通胜之不武,不赌,不赌!不过若是公子执意要赌,我到不介意公子身上的银子,嘿,嘿嘿”,百事通的一双小眼贼溜溜地盯着寒石渊的钱袋。

    “好!痛快!既如此,一会若那医仙来了,你这稽都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百事通就留下打理这座宅子如何?”

    “公子想我做您这宅子的管家?”

    “你可愿意?”

    “愿意,愿意!公子既有此意,我张岩愿为公子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百事通乐的手舞足蹈,他混迹稽都这么多年,什么样的人没见过!

    以他这接连两日的所见所闻,早就看出寒石渊与叶子澜并非等闲之辈!十有八九就是那修仙练道的闲散之人!如今他既有机遇效劳两位公子,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日后说不定他也能跟着飞升上天,做个逍遥自在的活神仙......

    百事通沉溺在自己美妙的幻想之中,浑然没有发觉离席的寒石渊以及那池塘边上那悄然而至的医仙!

    寒石渊来到塘边,望望头顶明月,望望眼前的玄衣蒙面男子,一时有些梗塞!

    鼻尖再次飘来那股淡淡的既熟悉又陌生的奇异香味,寒石渊再三斟酌,最终上前一步,一本正经的朝那男子作揖说道:“咳,在下寒石渊,不知医仙光临寒舍,有失远迎,失敬,失敬!”

    “你何时认出的我?”,玄衣男子揭开面巾,一脸淡然。

    “医仙?”

    “医仙?”

    闻声赶来的百事通和乔语亭异口同声,大吃一惊,大惊失色!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寒石渊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着,但是医仙似乎并不在打算纠结这些。

    “我来送她最后一程”,医仙望着不断翻滚的池水,略显忧伤。

    “你,你分明是个女人,为何?怎会?”,乔语亭怔怔地看着那张熟悉的脸,语无伦次。

    “我想,应该与血灵珠有关!”,寒石渊与叶子澜相互一视,笃定地说道。

    “不错~,确实是血灵珠让我重新做回了自己!”,医仙摸摸自己的身体,有些自嘲。

    “可你之前亲口与我说过,家母并非死于你手!如今这般,你又作何解释?”,乔语亭竭力克制自己。

    “你的母亲却非我杀,死者已矣生者如斯,语亭,往事如烟,何不学会放下”

    “放下?她是我的母亲!当年她莫名其妙地溺死在这水塘,至今怨念难消!你看看,看那池水!”,乔语亭指着翻滚的池水,一通斥责。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明明知道真相,这些年你却一直守口如瓶,只字不提?”

    医仙默不作声!

    “好!家母之事,你既不愿告之,那血灵珠呢?之前你说从未见过!如今,你又作何解释?”,乔语亭渐渐冷静下来。

    “血灵珠,确实在我身上”,医仙长吁一口。

    “那你到底是男是女?这一切又与血灵珠有何干系?”,乔语亭问出关键所在,寒石渊递给他一个欣慰的眼神。

    “你们相信这世上有人能够死而复生嘛?”,医仙望向众人,一脸嘲弄之色。

    寒石渊内心一颤,与叶子澜相互一视,默不作声。

    “其实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也不知自己是男是女!直到~我遇到了你的母亲!她,还是那么的温婉,善良,一点也没变!”,医仙看着乔语亭,皮笑,肉不笑。

    “我们曾是无话不说的闺中密友,她知道我的遭遇之后,非但没有将我当成怪物,反而想尽办法地帮我,助我!甚至不惜偷偷拿出乔家世代相传的血灵珠来帮我!可最终,天意弄人,活人虽生心已死,死人虽死意难平!”

    言以至此,众人已对当年之事已经猜个十之八九,可怜那乔家夫人尽心尽力地去帮自己的闺中密友,没想到最终自己的丈夫竟会在自己分娩之时看上了他最不该看上的人!

    唉!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天底下的女人为何如此执着一份爱情!一个个地犹如飞蛾扑火,乐此不疲!

    寒石渊摇头,叹息不止。

    “好个活人虽生心已死,死人虽死意难平!”

    乔家老爷的声音陡然响起,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乔语欣扶着她爹,慢悠悠地走了过来。

    “这些年,你一直对我避而不见,我以为是兰儿的死让你我之间有了隔阂,没想到,没想到你竟瞒我至此!”,乔家老爷走到医仙面前,老泪纵横。

    “仙师,兰儿妹妹生前曾未害过这世上一人!如今,还请仙师手下留情,渡她早日投胎,若有来世,愿她化身为蝶,翩翩起舞,逍遥自在!”,医仙越过乔家老爷,转向叶子澜,深深作揖。

    “事到如今,你仍认为是我杀了兰儿?”,医仙的态度,让他有些心灰意冷,乔家老爷身子一晃,险些摔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