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之主 > 玄幻魔法 > 降骨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冤家路窄
“为学之道,莫先于穷理;穷理之要,必先于读书.”
诡秘之主为你分享的是沐心芽的降骨的正文 第六十六章 冤家路窄 希望你喜欢!
    “今日我们一打听才知那宅子不干净,医仙,您说,您说我是不是得了绝症?是不是马上就要死了?呜呜,呜呜呜”

    寒石渊低声呜咽了一会,医仙只顾低头沉思,并无回应,寒石渊想了想,干脆趁机又加了一把火。

    “唉~,今日清晨,我们倒也遇见个云游的修士,自称是那长右修仙练道的能人异士,说是今夜就能到府上除邪除祟,也不知那乔家大院里作祟的是个什么东西?”

    “不管什么东西,姑娘今夜还是不要住在乔家大院的好!万一受了惊讶,对姑娘身子不好,姑娘若还不放心,我这有副静心安神的方子,有助睡眠,姑娘回去不妨一试”,医仙拿起纸笔刷刷地写个方子,药童依单前去抓药。

    寒石渊见该说的也都说了,随即跟着药童取了东西准备返回乔家大院,岂料他前脚刚刚刚迈出药铺就与一急匆匆的人撞个满怀!

    “哎呦!哪个不长眼的东西,疼死我了!”,一骄横的女声。

    寒石渊听那女声有些熟悉,于是透过帷幔瞧了瞧。

    乖乖,眼前这女子可不就是昨个夜里扮鬼吓人的那个乔家小姐!此刻她身着一身紫衣,看着倒是挺俏皮可爱,就是那骄横的性子太不招人喜欢!

    此刻她跌倒在地,俩侍女忙不则跌地搀她起来,寒石渊可不想招惹这种女子,于是趁她还未发威之前,赶紧闪身离开,逃之夭夭。

    原路返回,热闹的街道,人流涌动,小贩们此起彼伏的叫卖声不绝于耳,偶有擦肩而过的人撞到他身上,亦有欢快的孩童从他腿边一窜而过,寒石渊放慢步子,享受这种热闹的人气,享受这种鲜活的气息。突然,一群黑压压地女子冲到他面前,瞬间将他围了个严严实实,密不透风!

    寒石渊透过帷幔,见身边的女子个个身着男装,长发束起,甚是简单干练,一看就是会些拳脚功夫的彪悍女子。

    “这位姑娘,青天白日的你带个帷幔,莫不是在躲什么人?”,其中一女子率先开口,满是调侃。

    “听说稽都城里最近出现个专门掳掠孩童,挖其内脏的穷凶极恶之徒!依我看,那恶人十之八九就是她!”,另一女子,指着寒石渊的帷幔,大放厥词。

    “刚刚她可是故意买些吃食诱的那些孩童个个围着她转!依我看,若不是我们及时赶到,现在那些孩童指不定已经被她带到何处给悄悄处置了呢!”

    “就是!就是!看着就不像什么好人!”

    一群女子七嘴八舌,叽叽喳喳地围着寒石渊一通咋呼。

    ……

    “哎~,怪不得大家都说这世上啊,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不过就是撞了一下,至于这么小肚鸡肠,眦睚必报?”,寒石渊重重地谈下鼻息。

    “呦~,原来是个男子?真是稀罕!”

    “稀罕什么!我看这人八成是个变态,不然怎会故意撞到我们家小姐身上?”

    “甭跟他废话!既然他自己承认撞了小姐,我们这就将他抓回府中,看小姐一会怎么治他!”

    “就是!就是!带走!带走!”

    “小姐~,不!公子,您都听见了,走吧,跟我们回府!”,一女子似笑非笑,得意洋洋。

    寒石渊懒得搭理这帮女子,只是她们个个叉腰挺胸,寒石渊动手推了两下,她们反而将胸挺的更甚!

    寒石渊无奈摇头,真是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此时此刻他终于体会叶子澜当年被青涅围堵之时是何心境!

    就这样,青天白日,朗朗乾坤,稽都城最热闹的大街之上,寒石渊一个历经两世的修士硬是被群毫无法力的彪悍女子给强行掳走!

    百事通躲在人群之中看的仔细,心中疑惑,眼见寒石渊就要被乔家小姐养的那群打手带走,百事通来不及多想,赶紧马不停蹄地跑去乔家大院通知叶子澜。

    稽都城南濒临水边,一坐北朝南的大宅子,那群彪悍地女子架着寒石渊从宅子最北面的小门进入,里面亭台楼阁,雕梁画栋,莺歌燕舞,鸟语花香,不愧是稽都城里数一数二的大话人家,这后花园建的真是要多奢华就有多奢华!只是这布局有些杂乱,寒石渊看了一会,不禁有些眼花缭乱……

    秋菊能傲霜,风霜重重恶。本性能耐寒,风霜其奈何!

    花坛一角,美丽的菊花散发出诱人的香味,这儿一簇,那儿一丛,竞相开放,姹紫嫣红,流光溢彩,争妍斗奇。红的像一团火,黄的像一堆金,白的像银丝。

    寒石渊站在那,由着两名女子一左一右的紧靠着他,反正人家女子都不介意这么亲密的肢体接触,他又何必避讳!

    与此同时,那窝着一肚子邪火的乔家小姐乔语欣听说那个故意撞她之人竟还是个男扮女装的变态之后立刻兴高采烈地拿起鸡毛毯子就往外跑!

    后花园里,寒石渊正百无聊赖地左右摇晃,谁让那俩女子挤得他动弹不得,浑身僵硬!

    就在他庆幸终于有些个人空间之时,突然,一抹坡脚身影向他飞奔而来!那兴高采烈地神情似要将他生吞活剥,就地正法!

    寒石渊恶从心起,身子不由自主地打个寒颤。

    “现在知道怕了?”,俩紧挨着他的女子感受到他身体的战栗,幸灾乐祸地冷嘲热讽。

    “放心,得罪了我们家小姐的男人,不过就是身体少样东西而已,公子放心,回头一准送您出府!”

    身体少样东西?寒石渊低头看看自己的下半身,恶从心起,身子再次不由自主地打个寒颤。

    “哦~,原来是你!”,乔语欣看见寒石渊,立刻指着他,又是震惊又是兴奋地大呼小叫。

    “好个冤家路窄喜相逢!我还没去找你麻烦,你倒主动送上门来!”

    “主动送上门?姑娘,你们这主动的方式还真世间少有!”,寒石渊看看左边,看看右边,一脸嫌弃。

    “少废话!那宅子的地契和房契在哪?”,乔语欣伸手,一副地痞流氓上门讨债不屑一顾的轻蔑模样。

    “地契房契?姑娘,你该不会以为我会将那东西带在身上?”,寒石渊挑眉,略带邪魅地上下打量。

    “变态!”,乔语欣拢拢身子,一脸凶相!

    “你一个大男人穿成这样去找那贱人作甚?”

    贱人?医仙?

    “哦~,没什么,不过就是我那宅子不太干净,住了一宿,遇见些不该遇见的东西,今个一早感觉身子不适,所以就找那医仙瞧瞧喽,呐,药不还在你们手上呢嘛”,寒石渊耸耸肩,一脸无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