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之主 > 科幻灵异 > 艾泽拉斯之祸 > 正文 第15章 复仇
“为学之道,莫先于穷理;穷理之要,必先于读书.”
诡秘之主为你分享的是莱特米的艾泽拉斯之祸的正文 第15章 复仇 希望你喜欢!
    在天空的鸦人看见虎人离去后,营地里只剩下十几个瘦弱的兽人时,头顶竖起的羽饰肉冠顿时微微颤抖起来,一条信息通过魔法传回了营地。

    “此处有大量食物,可抢夺!”

    不一会儿,一处山谷中,几十只鸦人冲天而起,快速向他的位置飞来。

    夜色完全暗下来,营地之中,一些兽人还在啃鱼肉,一些兽人已经吃饱了正抱着鱼肉在呼呼大睡,对于他们来说,能睡在食物之中是最大的幸福,什么卫生,什么脏乱都是不存在的,他们可是排泄都是就近解决的。

    这让本来就臭哄哄的营地,又多了一股腥臭味,杜灿完全无法在这样的营地里休息,只能一个人坐在营地不远处的一块巨石后,燃起一个小火堆,将一片片鱼内慢慢烤熟,默默感受着火焰提供的热量。

    而此时,鸦人们已经聚集在营地上空,确定了周围没有其它威胁之后,几十只鸦人便一头扎了下来。

    地面的火堆吸引了一只鸦人的注意,超过其它鸦人视野的他能清楚看到那里有一个毫无防备的人类,虽然鸦人不吃其它智慧生物,但人类却是另外。

    因为人类的肉不仅嫩,还美味!

    他直扑火堆而来。

    可是,当他降落到地面上时。

    “?????”

    人类不见了!那个人类去哪里了?

    他明明一直紧盯着的,怎么突然之间就不见了,难道刚才一直是他眼花看错了吗?

    就在他这么认为,并伸长脑袋去吃旁边的鱼肉时,突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

    “我的身体并没有动,为什么我的视线却在翻滚!”这是这只鸦人最后的意识。

    杜灿一脚将鸦人那被他砍掉的脑袋踩进土中,并将已经烤好的鱼肉取下来吃掉,身体再次消失在黑暗之中。

    十几个瘦弱的兽人不可能是几十只鸦人的对手,所以营地里的情况已经很清楚,不能力敌!

    杜灿就这样在黑暗中,看着鸦人抢夺着每一块食物,攻击着每个兽人。

    他一动不动。

    直到营地里再也找不到一丁点鱼肉之后,吃饱了的鸦人们才一哄而散,叼着没吃完的鱼肉飞向了天空。

    黑暗之中,他们并没有发现其中少了一位同伴。

    第二天早上。

    营地里,木头,碎石满地,十个兽人九个身上带伤,并且还死了二个老兽人,营地里一片悲伤。

    坐在巨石上的杜灿并不悲伤,也不难过,他只是,脸上很愤怒。

    在这个世界,这十多个兽人就是他安全的依靠,如果没有这十多个兽人,不是这些人的头领,仅凭他一个是无法里外生存的。

    任何一个单独生活的生物在野外都是危险的,而作为人类,这个危险的档次至少还要多三个加号。

    所以他需要这些兽人,需要收拢更多的本土生物,否则别说去寻找那个男人,更不用说逃离这个世界,他甚至会寸步难行。

    可昨晚,食物被夺,还死了二个兽人,这让他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一丁点威信全部化为乌有。

    他当然要表现出愤怒的样子!

    脚步声响起,虎人头领带着比昨天更多的虎人赶来,准确的来说,是他除了留下几个照顾幼小之外,几乎将部落所有的虎人都带来了。

    大家一起挨饿时他反而不觉得难受,当他吃饱了,看到族人挨饿,他才真的难受,所以一大早就带人来找杜灿,准备今天大干一场,至少也要钓上三四五六七八条大鱼来才够。

    可是哪知道一来就看到营地这景像,不用说也知道,这是被洗劫了。

    简直欺虎太甚,是谁,这周围还有哪个不长眼的部落,敢来欺负他的朋友,他可是昨天才答应杜灿要好好保护安全的,他一定,一定要撕碎对方。

    “灿,是哪个部落攻击了你们,我们现在就去杀光他们!”虎人头领的愤怒是真的。

    杜灿往身后示意道:“一只鸦人,你知道这附近有他们的营地吗?”

    虎人头领顿时脸色一僵,等看完石头后面那已经被解剖了的鸦人尸体,神色更变得紧张起来,小心翼翼道。

    “如果是他们,那我们还是不要去惹他们比较好!”

    对于虎人头领变脸如此之快,杜灿也有点意外。

    “他们的部落很大?没关系,你只需要告诉我他们的位置就行了,这件事与你无关,由我自己来!”

    杜灿的声音不大,却引起了所有兽人的注视。

    一个敢为族人复仇的头领才是一个合格的头领,这一刻他们感觉,石头上的杜灿,身影似乎高大了起来。

    虎人头领急了,他全族能不能吃上饱饭就看杜灿了,怎么可能让杜灿去送死,他深知对付鸦人别说这点兽人,就是他带上所有族人去帮忙也没用。

    “你不明白,鸦人能飞而且非常狡猾,我们根本无法杀死他们,而他们却可以在天空趁我们不备时偷袭,甚至会找到我们的营地趁我们外出时杀光所有族人,我们的力量根本就无法对付得了他们。”

    “而且,我并不知道他们的营地在哪里!”虎人头领补充道。

    兽人们的眼神又暗淡了下去,他们不惧死亡,可是面对找不到的敌人,又何谈复仇。

    但杜灿却并没有放弃,这是一次他收获人心的绝好机会。

    “我会亲自去为你们摘回鸦人头领的脑袋,让他们血债血还,否则我便不配作为你们的首领。”

    声音不大,但却充满了强烈的自信,还有誓死如归的决心。

    兽人们全部齐刷刷站起来,炙热的眼神看向杜灿,就连一旁的虎人首领都眼神中带着一丝敬佩。

    在这个世界,每一只部落的头领都是由最强者担当,杜灿此时的做法正符合一个头领该有的担当,只要他能够成功回来,就必将能获得这些兽人的认同,那一刻他会真正成为了这只部落的头领。

    当然,只有成功者才配称为强者,如果杜灿失败了,将失去这一切,包括生命!

    在兽人们的注视下,杜灿一步一步走出营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