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之主 > 都市职场 > 我不想酿酒 > 正文 61、砸我刘某人的口碑
“为学之道,莫先于穷理;穷理之要,必先于读书.”
诡秘之主为你分享的是鸳相的我不想酿酒的正文 61、砸我刘某人的口碑 希望你喜欢!
    冬天的阳光,并没有给人带来多少的温暖,似乎一到冬天太阳成了摆设一个样。

    刘铭站在黄石镇的河边一颗柳树下,背靠着树干面无表情。

    几只零星的过冬麻雀,正在惊慌的寻找自己的巢穴。天气太冷,刮骨的冬风吹在脸上,让人觉得似乎被刀子割一个样。

    刘铭下意识的拿出一支烟点燃,抽了一口之后直接将烟扔掉了。

    “妈拉个巴子的,这群瓜娃子,老子弄死你们!不查不知道,原来这么多都在特么的这么干。”

    刘铭非常的生气,此刻的他生意都有点变味了。这样的失态,刘铭身上很少见的。

    可今天,还就真的见到了。

    不怪刘铭生气,而是这些批发商实在做的太过分了。

    好好的莲花白,愣是给刘铭整成了四不像。虽然说,还是比普通的玉米酒高粱酒好一点,可是相比原本的莲花白,可是差的太远了。

    这是在砸招牌,砸的是他刘铭的招牌。

    遇到这种情况,不生气不可能了,他又不是圣母!

    刘铭再一次拿出一支烟点燃,抽了两口之后将还有大部分的烟再一次扔掉了。

    回到车上,人暖和了一点。刘铭很快离开了黄石镇,他并没有打算现在过去找对方。

    接下来,刘铭要用两天时间将所有地方走一遍。他要看看,有多少地方的人出了问题。

    这一次,一定要调查的明明白白的,然后一次性给换了。而且,刘铭根本不用担心合作商,因为家里的一个笔记本上面,记录了二十几个电话。

    这二十几个人。都是这段时间找上门来想要合作的。

    只不过,刘铭这里产量跟不上,只能搁浅了下来,准备明年合作。不过现在嘛,似乎其中一部分可以得到解决了。

    ……

    两天后,酒厂这边刘铭的老房子里面。此时此刻,刘铭的面前摆放着一张纸,上面写满了字。

    这上面,全部记录的是一些搞假动作的批发商。总共六家,黄石两家都是,高甲这边有一家,五马这边有一家。

    铁云镇有一家,还有最后一家在新桃这个镇子。

    说句实话,刘铭都没有想到一次性找出来五家批发商,这让他非常的气愤。

    这其中,还只是全部兑水的商家。另外还有两家,他们的价格提高了。

    十块一斤的零售价,他们卖十五块。这件事,刘铭准备单独拿出来。

    如今,所有的事情已经搞清楚了。接下来,刘铭所要做的,就是接下来的动作了。

    必须马上搞定,而且还要尽快消除市场上面的负面影响。所以,刘铭此时此刻需要做事了。

    刘铭拿出了手机,看着这张纸上面的第一个名字,刘铭找出了他的电话号码。

    第一个人,就是黄石的周老板。周九宁很高兴啊,因为莲花白的原因他的声音很好。

    而且,最近这段时间,他的利润直线上升,自然心情好的不得了了。

    正在商店这边喝两口,没想到接到测刘铭的电话。

    “喂刘老板?哈哈哈,你这位大老板给我打电话干嘛?”

    “周老板客气了,最近生意好啊?”

    “你还别说了,我正准备下午给你打电话呢!我这里,现在就剩下五六十斤酒了。明天啊,给我拉三百斤过来怎么样刘老板?”

    电话那边的刘铭,沉默了一下。

    “周老板,我想咱们可能不能合作了。从今以后,你这里我不会供应一滴酒的。作为老朋友了,我今天特地给你说一声。”

    “什么?”

    周九宁惊呼了一声,随后不可思议的错愕问道:“不合作了?为什么?刘老板,这样的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笑!”

    刘铭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不生气也不动怒。

    “我可没有开玩笑,我是真的不打算和周老板你合作了。所以周老板,你看你还是尽快去找别的酒厂吧!”

    周九宁此刻,那叫一个怒火冲天。

    “刘老板,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咱们也是老伙计了,从你的酒厂开张没有多久,咱们就开始合作。

    我姓周的,自问没有的罪过刘老板你吧?如今,你这么做是不是应该给我解释一下?”

    刘铭靠在椅背上,一只手拿着电话,另一只手除了拇指外,其余的四个手指有节奏的敲着桌面。

    “解释?周老板你找我要解释?”

    语气平淡,周九宁心里有点打鼓了。他自己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所以刘铭这么问让他忐忑起来。不过,面子还是要维持的。

    “那是,不说生意,咱们还有情义在,这件事刘老板你自然要给我一个解释的。”

    刘铭本来平静的心,听着这周九宁死皮赖脸的话,忍不住泛起了波澜来。

    “周老板,你卖我的酒,一斤两块钱的利润。而且,你每天生意很大一部分是因为莲花白这没有错吧?

    可是,你是怎么做的?

    兑水卖假酒不说,有人问你还说我酒厂的问题。用我的名声赚了钱,然后还把屎盆子扣我脑袋上。

    虽然说,这同样两张一百块钱,说不上来那一张高尚那一张卑鄙,但是他么的不是我的钱就算是卑鄙的。

    你这么做,还想找我要解释?还有,别跟我提什么情义,咱们都是成年人了,相互之间只有他么的生意。

    我也并不是来和你商量的,我是来通知你的。

    周老板,作为同样是生意人,我劝你一句话:做什么都可以,但是有一样,别损坏了口碑这个东西。

    消费者,对我们生意人来说是最重要的。”

    刘铭挂了电话之后很久,周九宁还在发愣。

    拿着手机,呆呆的看着自己的酒坛子。最后,实在气不过了,怒吼了一声,直接把手机摔了。

    “去你吗的刘铭!”

    ……

    刘铭不止通知周九宁一个人,还有五个人,刘铭也在今天一一打电话过去。

    有的人想要退酒,刘铭答应了,但是必须要没有问题的酒。最后,他们偃旗息鼓了。

    还有的人,一直在电话里面认错,保证没有下一次了。更有的,直接威胁刘铭,说他有什么朋友多了不起不给他继续供应莲花白,他就要找人收拾刘铭。

    可惜,刘铭不是吓大的,也不是一个圣母。

    杀鸡给猴看,这一次一定要杀个干干净净的。

    而且,刘铭还要做一件事。今天,刘铭打电话打了两个小时,最后手机都打关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