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之主 > 都市职场 > 我不想酿酒 > 正文 60、市场调查
“为学之道,莫先于穷理;穷理之要,必先于读书.”
诡秘之主为你分享的是鸳相的我不想酿酒的正文 60、市场调查 希望你喜欢!
    马飞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三大爱好非常的明确。

    抽烟,喝酒,烫头。和某个人,就差一样,世世代代愿意为老郭家打天下。

    他喜欢喝酒,每天不喝酒都难受。他也不是五马镇的人,他是县里面的人。

    这一次,到朋友家来玩儿,所以过来了。只不过,这一趟过来让他发现了一个好玩意儿。

    白酒稀松平常到处都是,可是这么好喝的白酒就不一定随时能够见到了。

    特别是莲花白的口感,醇厚不说,还没有辛辣。特别是口感里面的微甜,实在是为莲花白这款白酒增加了很多分数。

    老实说,他喝第一口之后就停不下来了。晚餐很丰盛,什么猪蹄啊,土鸡啊,鱼啊之类的都有。可是,最让他惊喜的,还是莲花白这个东西。

    “兄弟……你……你在哪儿……在哪儿找到的这样的好酒啊!太好喝了,实在……实在太好喝了。

    这个白酒,可以说是舒服的不行啊!我……我走的时候,一定带一些回家去!”

    马飞兄弟名字叫做何远,两个人是战友来的。众所周知,战友情这个东西,可谓是最纯粹的友情之一了。

    何远也喝多了,听到自己兄弟想要酒,这不是简单的事情吗?

    “没问题兄弟,到时候我送你……送你一百斤,让你带走随便喝。”

    “哟呵,一百斤啊?那可说好了,不准反悔啊?”

    “这……这……这还说个鬼啊,谁反悔是王八犊子。”

    得嘞,第二天酒醒起来,何远差点没大嘴巴子抽死自己。

    见鬼了,这张臭嘴,简直就是惹祸的根源啊!

    无独有偶,凤鸣县城的一处饭馆里面。有几个人吃饭,也在讨论莲花白。

    “这他么的什么破酒啊?见鬼了,还不如我们老家的散白酒。老实说哥儿几个,下次我请你们去喝两口我们老家那边的莲花白。说实话,那才是好酒啊!”

    “呵呵,吹你的破牛!”

    ……

    县城某体制人员,老领导家里吃饭,有两个门生回来了。老爷子拿出了酒坛子里面的莲花白,让几个人错愕不已。

    不过,他们倒是没有太过惊讶。毕竟,他们经历的好东西太多了。

    莲花白虽然好,但是也没有达到独步天下的程度。…

    …

    重市挨着的户北省这里,有一处农家乐,这里的主打是莲花白。而农家乐最开始的生意,远远没有如今的火爆。

    因为,如今很多人都是特地过来喝莲花白的。莲花白这个酒,配上这边的柴火鸡还有柴火燥简直完美。

    所以,这几个月的时间,这里的客人每天都是爆满。好多人,都是专门为了这一口莲花白成为回头客的。

    ……

    当然了,有好处就有坏处。刘铭今天,就在做一个整体市场调查。

    他自己一个人,预计拿出两天时间,彻底的调查一下自己的批发商方面。

    因为已经有熟人,反应过有些问题了。关于口碑问题,刘铭并不敢马虎的!

    所以,他的第一站就是黄石镇这里。黄石镇,是距离青龙镇最近的一个镇子了。

    做供货商的一定要记住,特别是酒一类的东西,最应该注意是散白酒这种东西,自己这方面一定要注意的就是防止搞假的问题。

    这个非常重要,比什么都要重要。批发商这边,他们眼里只有钱,对于所谓的口碑和他们有个毛的关系。

    他们想的,是怎么多挣钱而已。黄石镇这个地方,刘铭有两家批发商。

    一家在真的入口,一家在正中心。说起来也还算可以了,生意非常的不错。

    经过了两三个月的发酵,莲花白这个酒在这里,名气可不是一般的大。

    譬如说,如今的黄石镇镇政府,如果里面的一些人要请客吃饭,那么莲花白是一定要有的。必须有,绝对不能少。

    说实在的,是真的好喝。

    商业上面也是,就是上个月十五这一天,这边的几个迅工程队的,用莲花白拿下了好大一个生意。

    听说对方的老板,喝了莲花白之后非常的高兴,最终这个工程就给了他们了。

    这件事,已经传扬了出去了。如今的黄石镇,基本上都知道这么一件事。

    好家伙,这酒可真是一个宝贝。不过,随之而来的问题也出现了。

    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这里基本上也是如此。成也酒好,差一点败也酒好啊!

    生意太好,刘铭这边又在控制销量。不得已,这边的人只能剑走偏锋了。

    这件事,刘铭是听到有人给自己说的。而且,给自己说的人,还是刘家村的人。

    这个人,听他在黄石的一个亲戚说的。说是,最近这段时间,黄石这边的莲花白,已经变了味道了。

    味道不光是变了,而且差距还有一点大。听到这个话之后,刘铭今天亲自过来找这个人来了。

    这个人,名字叫做李文军,是黄石镇的本地人。

    长相普通,脸上沟壑纵横。特别是那双手,指甲里面全是嘿嘿的泥垢。

    刘铭见到此人的第一眼,就发现这个人喜欢抽土烟。嘴里的烟杆,哪怕这么久了都没有拿下来。

    “老李,你说是两家都有这个问题对吧?”

    车上,刘铭如此问道。

    李文军吧嗒了一口烟,随后点头道:“没有错,两家都有问题。如果刘老板你不相信,待会儿你把车开到对面,我下去打一斤过来给你喝怎么样?”

    刘铭想了想点点头:“好,就按照你说的来!”

    很快,车子来到了镇中心这里的一家。老板姓周,也是刘铭最先接触的商家之一。

    “你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说完,刘铭给了十块钱给李文军。没用多久,李文君拿着酒过来了。

    一斤酒,用矿泉水瓶子装的。刘铭打开了盖子,就闻了一下刘铭脸色就变了。

    随后,喝了一口刘铭的眼神变得无比的冰冷。

    没有错,确实兑水了。而且,兑水的情况还比较严重。

    一百斤酒里面,起码兑水了四斤。他么的,这就真的不是人啊!刘铭此刻,心里非常的愤怒。

    不过,并没有表现出来,面无表情的放下矿泉水瓶子装的酒,而后去了下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