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之主 > 都市职场 > 我不想酿酒 > 正文 54、白发(求推荐票)
“为学之道,莫先于穷理;穷理之要,必先于读书.”
诡秘之主为你分享的是鸳相的我不想酿酒的正文 54、白发(求推荐票) 希望你喜欢!
    酒香不怕巷子深这句老话,想来基本上是个大夏人都是知道的。

    如今的莲花白,其实已经开始呈现这种情况了。真的藏不住的,是金子总要发光的。

    虽然才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可是如今的莲花白,已经开始准备想着县城蔓延了。

    对于刘铭来说,这肯定是一件好事。普通黄可明这样的情况,其实如今已经在凤鸣县开始慢慢出现了。

    而且,想来接下来会更加的可怕的。刘铭没时间过多关心这个问题,这段时间他减慢了自己莲花白的扩张速度。

    因为现如今的产量,似乎只能供应这些地方了。七八个镇子,已经到了极限了。

    再多的话,酒厂的产量先不说,就一个运送的问题就很大。

    所以,要是刘铭开始了稳中求口碑的路线了。基本上,平均下来每天要送出去八九百斤左右的莲花白。

    这样的忙碌,可算是给这边的一些开车的人赚了钱。

    每一天,刘铭的包车费,平均算下来都在两百块左右啊!

    最近又发了一次工资,让刘铭感觉有点伤不起!

    今天,刘铭送酒来到了高甲镇这个地方。

    老实说,虽然说这个镇子和青龙镇挨着的。可是,真要开车过去,起码需要两个半小时。

    见鬼了,说真的有点远啊!一百多公里接近两百,运费可不是一般的贵啊!

    车上,拉着一千斤的莲花白,来到了这个地方。

    镇中心,一家名叫陆家批发行的商店,如今是莲花白在高甲镇的唯一售卖中心。

    老板名字叫做陆仁,是个胖胖的中年人。巨大的啤酒肚,似乎要直接撑破了一样。

    不过嘛,他这里的生意可不是一般的好。而如今,莲花白在高甲镇的名气,那真不是一般的大。

    基本上,喝酒的人都知道,有那么一种酒叫做莲花白。这个酒,非常的好喝。而且,很多送礼的人,也特意寻找莲花白。

    这不,刘铭刚刚到达这里,一下车就吓了一跳。

    “哎呀我去,这啥情况?老陆,你这里出什么事了?”

    也不怪刘铭,毕竟这里十来个人围着门口,不吓人都不可能。一看到刘铭,陆仁这个胖子就像是见到了亲爹一样热情起来。

    “哎哟喂我的刘老弟,你老人家终于来了。你要是再不来,我这里是真的要出事了。

    昨天上午就没酒了,我三天前给你打的电话,怎么今天才送过来?

    你看看这些人,都是过来打酒的。我说今天酒要到,他们已经等了好一会儿了。

    你刘老弟要是再不来,我可真的要被人骂了!还好来得及时,你就是我亲兄弟啊!”

    刘铭也是一愣,生意这么好吗?好吧是的,原谅刘铭还不知道,他的莲花白真的就是生意这么好。

    别看十块钱一斤,如今可不是九几年七几年或者八几年的年代。现如今,十块一斤的酒,其实普通人家大多数都喝得起的。

    虽然说发大财不可能,可是如今不愁吃穿绝大多数地方还是能够做到的。

    “这个……这个全是的?”

    陆仁点点头,表示刘铭说的对。

    “我靠,生意不错啊苦老板?嘿嘿嘿,恭喜发财哟,怎么也要给我一个红包吧?再不济,一顿饭你还是要请的吧?”

    陆仁急忙打开车门,看到里面整整齐齐的十大桶酒松了一口气。

    “我说老弟,别说吃饭了,就是喝矿泉水都没问题。行了行了,我找人来卸货过秤。

    这些老酒鬼,可算是等的着急了。”

    说完,陆仁急忙来到门口。

    “各位,莲花白今天送过来了。你们看,就在这车上,所以大家让一让,让我这里过完该有的步骤,然后才可以开始出售。”

    我去,刘铭算是遇到了,一听说莲花白到了,这十来个人呼啦一下子全部让开了。而后,立马开始吵闹起来。

    “莲花白到了啊?太不容易了,我昨天就来了三次。”

    “是啊,一天没喝莲花白,我总感觉差了一点什么。”

    “这个酒有这么好吗?我儿子专门打电话回来,让我给他送二十斤去县城。”

    “当然好了,不是一般的好酒啊!相比莲花白,那六块一斤的高粱酒,实在是喝不下去了。”

    “那小伙子是谁?难道说,是莲花白的老板?”

    “咦。这也说不准,可能真的是耶!”

    好家伙,热闹的很啊!刘铭他们可没有搭理这些人,立马开始过秤给钱。

    一千斤酒,八千块钱啊!好家伙,真的是一笔不小的数字。你别看一千斤不少,可是在这里也最多十来天就能全部搞定。

    说句实话,刘铭是真的觉得,莲花白对于市场的影响真的有点过大了!

    刘铭没有多留,他也没有时间。每天忙的哟,那真是是双脚跳啊!

    送完酒,刘铭回到青龙镇的时候,天色已经有点漆黑了。来到镇上的时候,车开的稍微有点慢。

    刘铭和司机师傅两个人,来到张安洋这里,一人吃了一碗小面,还每人点了一份粉蒸肉。

    吃完之后,两个人就继续开车,准备往酒厂赶路。刘铭坐在副驾驶,一路上两个人说了一路的玩笑话。

    什么样的都有,带有颜色的也有。别小看这些司机,开玩笑真的很会说的。

    “刘老板,明天咱们去梅花镇对吧?老实说,最近这个把月,我可算是跟着刘老板赚钱了!”

    刘铭吃着口香糖道:“是啊,明天去梅花镇,又是五百斤的量。说起来……哎呀我靠,什么个情况啊?”

    车子一个急刹车,刘铭感觉到巨大的前推之力,整个人差点直接撞挡风玻璃上面了。

    “我靠,你有病是吧?走个路,你就不知道看看路么?有车子的,撞死你我可不赔的。

    玛德智障,现在的人都怎么了?一路横冲直撞的,简直不要命!”

    刘师傅伸出头,对着前面大声的骂骂咧咧。这时候,刘铭这才抬起头,从挡风玻璃看过去。

    刹那间,刘铭整个人都是一愣。

    “额……好……好奇怪的女孩儿?白色的头发?

    杀马特吗?

    不过,怎么看都有一种无法言说的魅力啊!

    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