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之主 > 武侠仙侠 > 大符篆师 > 正文 第四百四十七章 我们一起来飚戏
“为学之道,莫先于穷理;穷理之要,必先于读书.”
诡秘之主为你分享的是小刀锋利的大符篆师的正文 第四百四十七章 我们一起来飚戏 希望你喜欢!
    齐王终于来了!

    白牧野带着林子衿,拖着这一串人在怀王府闹了这么半天,为的就是让齐王出来给他擦屁股!

    齐王想削藩,这是明摆着的事情。

    白牧野之前已经干掉了一个楚王,如今阴差阳错又跟怀王对上。

    虽然是怀王自己作死,可如果再由他亲手把怀王掀翻,那以后李氏皇族的人得多恨他?

    怕不怕这个问题另说,但至少小白是非常不愿意看着齐王这只老狐狸隐居幕后的。

    怀王为了挖你墙角跑来杀我,你躲起来让我跟丫头两人去面对?

    凭啥?

    网上再多人怀疑我,也没什么关系,反正只要我不承认,就没能能把这帽子硬生生扣到我头上。

    但如果亲手爆出这份证据,那可就不一样了。

    这以后别人得怎么看我?

    这种随便就可以窥探到别人隐私的手段,绝对会令人感觉恐惧。

    长得再帅也不行啊!

    大魔王也不能背上这种名声。

    所以白牧野一直拖着时间,在赌齐王不敢赌。

    ——一旦我把这证据爆发出来,你们就不得不提前发动。

    既然怕我打乱你们的部署,一开始为什么不肯接过去?

    想要拉我下水,有那么容易吗?

    他最终还是赌赢了。

    齐王终于来了。

    摄政王亲临,让这件事瞬间变得更加轰动了!

    而此时,网络上的白家军,也始终在行动中。

    现场几乎没多少人注意到那些被串成一串的倒霉蛋,可白家军里面却有很多人早就盯上他们了!

    网络是个好东西。

    人肉的力量超级强大。

    没过多久,这群人的身份就被彻底爆出来了。

    大量的证据,已经被白家军掌握在手中。

    他们绝对就怀王的人!

    已经实锤了。

    大家只是不清楚一件事:这群人到底为什么要去行刺小白?

    不过小白被人欺负了,这件事肯定不能忍!

    小白或许有难言之隐,始终没有曝光手中证据,可白家军这群人却没有这个顾虑。

    一个字——爆!

    于是,大量可以证明这群人的确是怀王手下的证据,在网络上迅速传开。

    民智开化就是这么强大,让一切阴暗的事情,随时都有可能被扔到阳光下暴晒。

    所以齐王是真坐不住了!

    尽管在心中狂骂小白是个混球,老子是为了自己吗?老子也是为了你兄弟!太子不是你兄弟?

    可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因为他答应过他的哥哥。

    而太子,却是他的亲侄子!

    他不能不管!

    也不敢不管。

    不然小白这个疯狂的混蛋,一旦真的发疯掀了桌子,那这帝国可就热闹了。

    “不识大体!”

    齐王从天而降,直接出现在小白面前,虎着脸低声呵斥了一句。

    白牧野却笑得很开心。

    “我还是个孩子。”他说。

    齐王:“……”

    狠狠瞪了白牧野一眼之后,转身往怀王府里面走:“给我滚进来!”

    白牧野呲牙一乐,面不改色的跟在齐王身后。

    林子衿亦步亦趋。

    围观的人和网络上正在看着直播吃瓜的人瞬间集体那啥了。

    这瓜简直香甜到无以复加啊!

    谁能想到小白竟然能把摄政王给折腾出来?

    亲自下场啊!

    谁敢信这是真的?

    白家军:我们家小白太威武了!

    正在庄园里看直播的单谷心痒痒的走来走去:“白哥太霸气了,哎,好遗憾,为什么我不能亲自参与一下?”

    姬彩衣瞥了他一眼:“行了吧,你当这是好事儿?这件事也就小白跟子衿能担起来,我们谁上谁倒霉!”

    他们都是知情者,这件事波诡云谲,水深到令人绝望。

    小白的确是护着他们。

    王府门口,几个人一脸为难的看着齐王。

    “怎么,你们也想拦着本王?”齐王怒视着这几人,身上没有任何气息爆发出来,但他身上的气场就足够让这群人两股战战了。

    “不,不敢。”那位怀国大将军低声说道。

    “滚开!”齐王呵斥了一句,然后穿过那几人,径自往里面走去。

    白牧野跟林子衿跟在后面,大摇大摆的进了怀王府。

    至于外面那一串人,还有地上被废掉的一群人,则被彻底无视了。

    这个瓜吃到现在,好像已经没有下面的了。

    很多人都表示遗憾。

    但各种各样的传言,却在网络上迅速爆发开来。

    简直热闹得令人不敢相信。

    其热度分分钟超越当初帝国联赛决赛。

    怀王府内,齐王沉声道:“李焕,你给我滚出来!”

    同是亲王?

    齐王是当今怀王的王叔!

    新怀王硬着头皮,从房间里面出来,眼圈通红,目中含泪,对齐王一躬到底:“王叔,您可要给我做主啊!”

    “你混蛋!”齐王怒斥:“你的人为什么平白无故跑去刺杀两个年轻人?被人打上门来却不敢露头,皇室的脸全都被你丢尽了!”

    怀王李焕一听,顿时愣住。

    哎呦嘿?

    呵呵!

    哈哈!

    嘿嘿嘿!

    他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真不知道吗?

    怀王心中简直充满狂喜!

    齐王竟然不知道这件事的原因是什么,那么是不是……白牧野手中所谓的证据,根本就是扯淡的?

    他之所以一直表现得相对强硬,不正是因为他认为白牧野不可能有他的证据吗?

    楚王出事之后,他们这些亲王做事要比从前谨慎太多!

    密谋的时候,房间里都是没有任何可以摄录的设备的!

    他不相信这世上有那么可怕的骇客,难道他们密谋的时候,对方还能像个幽灵一样进来偷听不成?

    要有那本事,还偷听个毛,直接动手不是更好?

    所以,听着齐王的呵斥,心中狂喜的齐王李焕,顿时忍不住大哭着跪倒在齐王面前。

    “王叔啊,我心里面难受啊!”

    “我承认,我狭隘,我自私,我不成器……”

    “可我跟楚王兄交好啊!”

    “他是咎由自取,干的那些事情是天怒人怨,被收拾活该,可我心里面难过啊!”

    “要不是因为这姓白的,楚王兄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呜呜呜……”

    怀王跪在那里痛哭起来。

    齐王面色复杂的看着他,良久,才叹息一声:“你糊涂啊!你难道不知道太子殿下即将登基?在这种时候给他添乱?楚王是你兄弟,太子就不是你兄弟了?你自己也知道,楚王咎由自取,你怎么可以迁怒于人?”

    白牧野:老狐狸!

    林子衿:戏精!

    白牧野:“咳咳……内个,我们是不是应该回避一下?”

    齐王扭头,怒视着白牧野:“你也是个不省心的!太子不是你朋友吗?他即将登基,邀请你来观礼,你就是这么回报他的?”

    白牧野一脸委屈:“人家都打上门来了……”

    “打上门来你们不是没吃亏?你就不能先通知我?就不能私下商谈解决这件事?你这么做,不是在打怀王的脸,是在打整个皇室的脸!”

    白牧野心中狂翻白眼,脸上却更委屈了:“您位高权重的,谁敢没事儿找您?”

    齐王心里也在狂骂,他是真没想到小白不但真把那群人给废了,而且做得比丢在大街上更过分……

    要早知道,他肯定会提前接过来,何至闹到如此沸沸扬扬,差一点就被这件事打破之前的全部部署。

    所以要说心里面没点火气是不可能的,但却无奈的很。

    这两个小家伙,看上去似乎跟各自背后家族关系紧张,可实际上真是这样吗?

    白家从上到下,全部管事的加起来,也不如一个女帝白楚月有用!

    白楚月护着白牧野,谁敢真的去动他?

    林子衿也不用多说,林家两个天之骄女,林采薇亲自照顾她那么多年,如今那位极有希望成帝的林采霞同样对她青眼有加。

    所以,他能拿两个不听话的小孩怎么样?

    “行了,这件事的确是怀王做得不对,但他为兄弟复仇,也算是血亲复仇的一种,虽然不够光彩,但也希望你们能理解一下。”

    “这个,我们为什么要理解?”林子衿冷冷回应。

    齐王叔叔喜欢演戏,那就陪他飚一下呗。

    “李焕!”齐王冷冷看着依然跪在地上的怀王。

    “王叔……”李焕泪眼汪汪的抬起头,看着就像一只拆了家被主人训斥的二哈。

    “严格来说,你这算不上是血亲复仇,你明白吗?”

    “侄儿明白……”

    “所以从根本上来说,是你做错了!所以你也莫怪人家打上门来,使你难堪!懂吗?”

    “侄儿……懂了。”

    “那这件事,本王就做主了……”齐王说着,看了一眼林子衿,“丫头,你也别用那冰冷眼神看本王,本王也算你的长辈,替你做一回主,你可愿意?”

    林子衿一脸倔强的一扭头:“那要看是什么事情了!”

    “呵呵,反正不是你的婚事。”齐王开了句玩笑,然后道,“这件事,听本王的,到此为止吧,你们两个吃了亏,本王回头会补偿你们,你们两个可有意见?”

    怀王偷眼观瞧,发现白牧野跟林子衿都一脸不情愿,心中大怒:两个贱民,仗着有几分本事,便敢如此羞辱本王!本王现在腾不出手,你待本王回头腾出手来,若不能将你们碎尸万段,本王这王爷从此不做也罢!

    白牧野似乎一脸挣扎,最终叹息一声:“罢了,您是王爷,这件事既然您已经说了,那这个面子,我得给……”

    齐王心中白眼,小混蛋还想要人情?要脸吗?

    怀王却是在冷笑:即便我这王叔很快就要死去,但也不是你这种贱民能羞辱的!你算个什么东西?用你给面子?

    在心中又给白牧野加了一条罪状。

    林子衿叹了口气,语气很酸:“本来还想曝光一下这人品低劣的亲王呢,不过您都说话了,我们还敢说什么?”

    怀王心中大定!

    证据?

    证据你奶奶个腿儿!

    妈的!

    如果你们手中真有我为什么杀你们的证据,你们会这样说话?

    所以说,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败露!

    这时候,齐王转向怀王,看着他,叹息一声:“李焕,从此收手吧,你收手,我既往不咎。”

    怀王心中猛的一跳。

    他总感觉齐王这句话里面,似乎蕴藏着很深的用意!

    不过他不相信齐王能知道他们一群人在做什么。

    这位王叔不是摄政王的时候,就强势无比,做事风格霸道,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想怎么看。

    如今成了摄政王,更是如此。

    所以,这种刚愎自用的人,其实最好骗了。

    “王叔,您放心,之前的确是侄儿错了,不应该心胸狭隘的想着去报复他们两个,”怀王说着,就跪在那里,冲着白牧野跟林子衿,一个头磕下去,“我给你们道……”

    “你停下!”林子衿大声呵斥道:“你堂堂一尊王爷,下跪给我们道歉?你这是道歉吗?你坑谁呢?”

    怀王顿时一脸尴尬,他也是想着戏要做全套,同时也想暗戳戳给这两人下个绊子,结果没想到,两个贱民居然对帝国法制还挺了解。

    “胡闹!”齐王训了一句。

    怀王面红耳赤的站起身,低声道:“侄儿一时糊涂,忘记了……”

    说着对白牧野跟林子衿深深鞠躬:“对不起,二位,我错了!”

    “人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不过,我并不原谅你。”白牧野声音冰冷的道:“我对要杀自己的仇人,从来没有那么大度,所以怀王,你听好了,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不是冲着你,我是冲着摄政王。再敢有下次,我会直接把你脑袋拧下来,挂在你王府门口!”

    怀王差点当场就爆发,一张脸都涨红了。

    太嚣张了!

    这小子凭什么啊?

    就凭太子是你队友?

    你是真不知道死这个字怎么写!

    这会儿也不用演戏,他的真实情绪就是超级尴尬加恼怒。

    “行了,没事的话,你们两个赶紧回去吧,闹这么大,年轻人,低调一点不好吗?”齐王看着白牧野跟林子衿,又训斥一句。

    白牧野笑着摆摆手,拉起林子衿的手,两人十指紧扣往外走去,随便撒了点狗粮给大家。

    当两人出来那一瞬间,外面围着的人依然没散去,远远看着。

    那一串和那一地被废掉的人都已经被带走。

    尤其那一串,带进怀王府是不可能的了。

    即便网上的证据已经彻底实锤,但对怀王府来说,还是要挣扎一下。

    见两人出来,无数围观的人都忍不住欢呼起来。

    仿佛这是属于平民的胜利。

    白牧野冲着那群人抱拳致意一番,什么也没说,拉着林子衿上了一辆自动无人驾驶的飞行出租车,很快远去。

    怀王府内。

    齐王冷冷看着怀王,沉声道:“你是不是心里面还存着报复那两人心思?”

    怀王不管暗中做了多少事,但表面上对这位王叔依然充满畏惧,闻言低眉顺眼的道:“侄儿不敢……有王叔出面,侄儿怎敢……”

    “行了,少说那些没用的,你心里怎么想,当我不知道么?”齐王一脸恨忒不成钢的表情,“我警告你,这件事到此为止,你不知道那两人身份,若是知道,你就会明白你的想法有多愚蠢!”

    “啊?”怀王瞪大眼,一脸茫然的看着齐王,“还请王叔明示。”

    “明示什么?那两个人,一个是朱雀大街二号的子弟,一个是朱雀大街三号的子弟!”齐王说道。

    “朱雀大街……二号?三号?”怀王眨着眼,“那不就是两个祖上阔过的商人家庭吗?”

    “放屁!那是……”齐王怒斥,说了一半,又停住,“你不懂,那不是你能招惹得起的!事关皇室最高等级秘密,就不与你多说了。”

    “侄儿……明白了。”怀王低下头,眼中闪过一丝冷嘲。

    “所以,李焕啊,记住我的话,收手吧,现在收手,什么都来得及。”齐王面色有些复杂的看着怀王,又说了一句。

    “是,王叔,侄儿明白了。”怀王抬起头,一脸真诚的看着齐王,“侄儿明白您为了侄儿好,侄儿不会再冲动了。”

    齐王叹息一声,道:“登基之前,你别再发声了。回头我会让人出一个公告,说明这是一场误会。”

    “那,多谢王叔了!”怀王一脸真诚。

    等到齐王走了,怀王回到密室,瘫坐在沙发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头上不断有汗水渗出。

    一群怀王府的幕僚,全部出现在密室里。

    “好险,太险了,总算过关了!”怀王李焕接过侍女递过来的热毛巾,擦了一把脸,然后深吸一口气。

    “恭喜王爷!”

    “贺喜王爷!”

    “这件事虽然是坏事,但实际上,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咱们之前一直担心事情会走漏风声,经过这件事,大家都可以松一口气了!”

    “是啊王爷,咱们可以放心了!摄政王那边,果然什么都不知道,还当和事老调停,哈哈哈!”

    房间里一群人都忍不住欢快的笑起来。

    怀王点点头,拿出一根雪茄,剪掉尾端,有人上前给点着火,怀王美美的抽了一口,然后若有所思地道:“只是那两个人,好像很有来头的样子?”

    那位怀国大将军点点头,道:“属下也感觉到那两人来历可能真不一般,不然这件事,未必会惊动摄政王。”

    “是,原以为摄政王是冲着咱们这边的事情来的,结果看到最后,发现好像跟我们想的有些出入。”

    “不错,摄政王说那两人是朱雀大街二号和三号的子弟,那两家我们也都查过,没什么问题啊?难道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王爷,那两个人的事情是小,咱们的大事才是大。经过这件事,海城伯必然已经死心塌地的投靠咱们了。虽然没成功,但王爷的诚意他绝对已经看见了!”

    “没错,刚刚我已经收到海城伯的消息,他是这样说的——什么都不说了,以后看我表现。”

    怀王脸上,终于露出愉悦的笑容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