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之主 > 玄幻魔法 > 我娘子是重生大佬 > 正文 第七十一章 紫气得,惊变起!
“为学之道,莫先于穷理;穷理之要,必先于读书.”
诡秘之主为你分享的是思乡梦长的我娘子是重生大佬的正文 第七十一章 紫气得,惊变起! 希望你喜欢!
    咕噜噜。

    袁子潇张开嘴,面前顿时冒起一串水泡。

    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还会有机会到一只元兽肚子里去,若是这次能活着回岛,肯定又可以好好吹一顿牛。

    摇了摇头清除掉杂念,袁子潇开始打量起周围。

    其实也没什么好打量的,上下左右都是水,他整个人是一种悬浮的状态,和在外面没什么不同。

    只是这里面幽绿光芒长亮,就像一个幽暗的水室。

    袁子潇只知道自己在那巨大元兽体内,但到底在哪个部位,他完全不知。

    刚刚意识到这一点时,他本能的想吐,因为实在是没有那个想象力去把一只野兽的肚子里想成什么干净的地方,然而,事实恰是出乎他所料,这巨大元兽肚子里最多的就是水,没有异味,幽绿光芒照映下,反而有点别致美感。

    袁子潇转了几下身子,正在想自己会不会永远被困在这元兽肚子里时,前方忽然有一个不大的黑影靠了过来。

    黑影很快来到他面前,袁子潇也得以将其真实面貌看清——黑色皮肤,样子有点圆,头和身子都很大,尾巴却很小。

    袁子潇顿时一声怪叫,这分明就是他在元灵阁看到的那只怪鱼!

    咕噜噜。

    似乎是为了证实袁子潇的猜测,那黑色怪鱼背上冒起一连串的水泡,若不是在水里,就又能滋后者一脸的水花了。

    袁子潇瞪着眼,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个怎么样的心情。

    那黑色怪鱼却已经凑到他面前,用大头顶着他额头。

    袁子潇看着那近在咫尺的大嘴,心中忽然明白了些什么。

    将自己吞进来的那只巨兽肯定是这黑色怪鱼的亲戚,甚至就是它爹娘,怪鱼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被人抓住,关在了元灵阁,而自己放了那些水中元兽,阴差阳错之下凑成了这两只元兽团聚,这大元兽,是来报恩的啊!

    袁子潇此刻除了感叹好人有好报之外,还对自然之奇妙敬佩不已,这小元兽不过自己半个身子大,以后却能成长为光一张嘴就有十几丈宽的巨无霸,啧啧,无奇不有,无奇不有。

    想到这里,袁子潇对这怪鱼也就慈眉善目起来,后者却仿佛不吃这一套,转个身子直接走了,袁子潇想了想,急忙跟上。

    游得越远,袁子潇越是感到恐怖,这大鱼体型之巨,恐怕抵得上半个小岛了,自己根本游不到边嘛。

    一直游出近百丈,前方小鱼才停了下来,袁子潇跟着停下,正要询问,一股巨大吸力忽然从头顶上传来,他根本来不及有任何想法,身子便已随着巨量海水向上而去,一如他之前被吸进来一样。

    只是一个是往里吸,一个似乎是——往外喷!

    哗!

    只一瞬间,袁子潇直感觉自己上升了有十几丈高,眼前骤然明亮起来,他还是来不及想,身子接着随水流往上,不知到了哪里。

    他被冲得脑子一阵昏沉,几乎感觉不到自己肉身的存在。

    恍惚间,他又隐隐感觉到身体开始下落,骇然大惊下,拼命扭转身躯,好不容易伸开了双臂,身子便猛然落了下去。

    砰!

    袁子潇感觉自己下落了不短时间,迷迷糊糊之间不知抓住了什么东西,砸出一声闷响,震得他眼冒金星,差点吐血。

    袁子潇无力地翻着白眼,一副濒死之像,脚下传来的悬空感让他下意识加大了手上力气,丝毫不敢放手。

    “嘿……”

    这种时候,他倒还有心情傻笑起来,只是笑得气若悬丝。

    “幸好早上没吃什么东西,不然——呕!”

    这天翻地覆一般的折腾让袁子潇脑袋一阵阵发晕,口中不时干呕。

    不知过了多久,一丝温柔凉意终于让他意识清醒了些。

    “风?”

    袁子潇迫不及待却又吃力地睁开双眼,分别不短时候的光明让他眼睛一时有些难以适应。

    他又回到海面上了,而且还不在兽潮中心!

    一念至此,袁子潇急忙咬了咬自己舌尖,疼痛使他更清醒了几分。

    举目四望,发现周围果然一片光明。

    袁子潇咧嘴笑了起来,却不敢乱动,因为他赫然发现,自己竟趴在一处“悬崖”上,脚下完全是空的。

    先前的画面在他脑中快速闪过,袁子潇想通了原委,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那大鱼既然和小鱼差不多归属同类,长得肯定差不多,后者背上有个小洞,前者必然也有,自己就是从那洞里被冲出来又落在洞的边缘上!

    “刺激,太刺激了!”袁子潇痛哭流涕。

    但哭归哭,他还是马上反应过来,既然周围已经可见日光,那就至少是到了元兽潮中间位置,甚至已退出了元兽潮外围!

    袁子潇前后望了望,发现事实果然如他所料,乌暗的兽潮在后方,前面是灵宗大船,自己是处在中间的位置!

    他隐约猜到这身下的巨兽要干什么了,它是想送自己回去。

    “莫非,自己真的和那紫气没有缘分?”

    袁子潇苦笑,心中却忽然有触动感升起,他浑身立即便是一个哆嗦!

    袁子潇猛然回头望去,却见后方虚空之中,一抹紫色正缓缓飘来。

    紫气跟了出来!

    袁子潇大惊失色,右手发力,左手狠狠拍打大鱼身子,着急模样就像坐过站的乘客一般:“停下!停下!”

    “吁!!!”

    情急之下他连别人停马的喊声都叫了出来,还就是这一声大喊,让身下大鱼的行进速度慢了一些。

    袁子潇顾不得许多,回头看了看紫气,见后者就要飘到自己正上方,对着大鱼就是一阵喊:“鱼兄助我上天!!!”

    咕噜噜。

    澎湃水声从脚下传来,袁子潇瞳孔一缩,右手掌心印记亮起,重重拍在大鱼身上,自己身子便借力往后弹出。

    哗!

    庞大水柱一涌而上,将袁子潇身体再度顶起,眨眼穿过十几丈虚空。

    袁子潇眼睛死死盯着那道紫气,就是在其飘到自己头顶时,右手猛地一抓!

    水柱还未撤去,袁子潇身子便停在半空,他有些哆嗦着张开五指,赫然在掌心中看到一抹紫色!

    他还没来得及高兴,那一道紫气已然如闪电一般窜到他胸前,直接钻入衣服。

    随后,一点极璀璨的紫色光芒在他胸前亮起,竟如明日一般照得他睁不开眼睛。

    袁子潇只觉得眼前只剩下了紫色,全身上下被一股暖流包裹,极其惬意。

    那一点明亮到极致的紫光映射入甲板上每一个人,海面上每一只元兽的眼里,整片天地似乎被瞬间定格。

    那光芒却还在凝实,愈发璀璨,直到盖过太阳,投射到天穹,海底,无穷远处。

    无上紫光几乎要将整个世界笼罩!

    远处主岛上,又有一道紫色光柱冲天而起!

    海面上忽然有轰鸣声响起,整齐而巨大。

    那第二岛船上吴忘与林药顿时大叫“不好”,只见那由灵宗第一排大船上射出的最后一轮炮弹竟全都带着熊熊火焰,竟然是实弹!

    二人惊得浑身寒毛倒竖,神识狂转却又发现自己身躯竟然一动不动,似是麻痹了一般。

    刹那间,那些炮弹便已来到袁子潇所在之地,恰好有一枚,径直往袁子潇身边砸去。

    而更让人感到诡异和惊骇的是,那一枚炮弹本是只会在袁子潇身旁掠过,砸不到后者,可袁子潇的身形却瞬间移动般变换了位置,挡到了炮弹前面!

    眼看着他的身子便要被砸中——

    紫光照映下,袁子潇的意识已渐渐模糊,他只感觉到有一阵热浪伴着恐怖声响袭来,然后自己身躯竟自发动作起来,右手伸出,拇指与中指相扣,似是掐出一个法诀,对着那越来越近的热浪猛然一拉,便有一道无比巨大的紫色光幕在身前聚起。

    火红炮弹狠狠撞击在紫色光幕之上,却如同积雪遇到热水,瞬间化作蒸汽。

    袁子潇的意识,终于完全丧失。

    一切发生的太快,几乎没有人反应过来。

    灵宗万人呆呆地看着前方空荡荡的海面,连呼吸都是忘记,形如木偶。

    几十发火红炮弹落入水中,发出一阵恐怖的呲呲声音,它们落下的地方,是兽潮所在的位置。

    然而,在炮弹落下之前,兽潮便消失不见了,整个元兽潮,数以万计的元兽,包括那只覆水灵鲸,都完完全全的自海域上消失,没有留下一丝痕迹,如凭空蒸发了一般。

    没有人知道原因。

    天海之间,这才悠悠响起一道声音:

    “二岛袁子潇,纳元四窍,择覆水灵鲸,中品天元兽!”

    ……

    安静,死一般的安静。

    灵宗众人还是不敢说话,只是目光所对之处已经从海面移到了天上,那里,矗立着两道身影,因为距离遥远,只能看到他们身上是蓝色衣衫,体型一大一小。

    忽地,那两道身影前方的虚空一阵扭曲,又凭空多出一道蓝色的修长身影。

    三人静静矗立在那里,画面似乎静止。

    后方的灵宗宗主林源终于按捺不住,一句“前辈”还未曾出口,瞳孔便是猛地一缩。

    一股肉眼可见的磅礴气势从最前方的那道修长身影上轰然散出,顷刻间笼罩整片天地,似有狂风从灵宗每个人脸上吹过,穿透其躯体,然后向后方灵宗群岛卷去,不知蔓延出多少万里。

    数万人衣衫向后荡起,发丝飞舞,只感觉身躯一震,似有恐怖目光从上往下注视着自己,如神佛俯瞰众生。

    那因兽潮而聚起的广大乌云也在一瞬间被清扫无余,辽阔海域上,再次是天朗气清。

    有人战栗着说不出话来,泪水却已自行涌出。

    他们从未感觉到,自己竟然是这样的渺小,简直如浮尘。

    呼。

    微风拂过,那遥遥矗立在虚空中三道身影如云烟般消逝。

    依旧是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