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之主 > 武侠仙侠 > 兰若仙缘 > 正文 第八十六章 苏醒
“为学之道,莫先于穷理;穷理之要,必先于读书.”
诡秘之主为你分享的是糖醋于的兰若仙缘的正文 第八十六章 苏醒 希望你喜欢!
    “值得吗?”他抬头望着师父。

    “值得。”。空虚目光慈悲却无比坚定。

    “为什么不多找些人来帮忙呢?”

    “人心难测,在我们看来这是会给世间带来灾难的东西,在有些人看来,这或许是可以利用的东西。我们想着世间太平,有些人却巴不得天下大乱。”

    “确实如此,莫测是人心。”无生点点头。

    “以如今这世道,世人只会想办法去当道士,谁会来这荒山野外的当这和尚,清苦孤寂,有什么好的?”

    无生闻言沉默了。

    “是啊,在这深山古寺之中,远离州府,整日的青灯古佛,有几个人能耐得住这份寂寞,更不要说那隔几年就会出现的红雾漫山,在这里当和尚不但清苦,还会生命危险,见过那红雾的可怕之后,没人会愿意留下来。”

    “对了!”

    无生望着偏殿的方向,他猛然想起来,这寺庙之中,除了他们这四个和尚之外,还有一个路城隍。这几日事情多,一件接一件,倒是把他给忘记了。

    “在想那位路城隍?”空虚也朝着那个偏殿方向望去,已经猜到他在想什么了。

    “是,我总觉他来这里目的不纯,他所说的话不能全信,不能不防备。只是最近这段时间事情太多,把他忘记了。”无生道。

    “红雾笼罩金顶山这段时间,他也不会好过,能够保住神魂不散已经是很难得事情了,短时间之内就算有什么其它的想法也是有心无力。现在当务之急是先想办法让方丈醒过来,其它的事情日后再说。”空虚和尚倒是对那路城隍不怎么放在心上。

    “好。”无生点点头,还是有些不太放心。

    和空虚和尚聊了一会,无生继续给空空方丈疗伤。

    如此反复,直到六天之后,空空方丈身上的血雾方才尽数被出去,但是他身上皮肤还是血红,人仍然没有醒过来。

    “师父,这是为何?”无生问道。

    “红雾已经深入他的身体之中,怕是入了骨髓。”

    “那便继续驱散。”

    无生手掌直接接触道空空方丈的身体,佛光闪耀没入他的身体之中,果然还有红雾被蒸腾出来。

    如此又过了三日,空空方丈有了呼吸,开口噗的一下子吐出一颗红色的石头来,好似鸡血石,樱桃一般大小,落地之后咔嚓一声,出现了裂痕。

    “这是什么?”

    无生伸手触碰,接着便看到了一片血红,眼前有恶鬼、骷髅,狰狞恐怖,带起血雨腥风,铺面而来。不过有了那沉入血海的经历,遇到这番景象,他心中并不慌张,运法驱散,眼前复又恢复如常。

    “这就是方丈身上那颗佛骨舍利,他在闭关的时候含在口中,舍利之中佛法殆尽,此时已经满被血雾侵蚀,由佛家宝物变成了邪物。”空虚道说着话伸手就要捡起来。

    “小心,师父!”无生急忙劝阻。

    却吃惊的看着自己的师父将那被血红的舍利拿在手中,迅速的收入到了一个小小的盒子里,除了眉头微皱之外,并无其它之异常。

    “师父,你为何不惧这血雾?!”

    那日见自己师父背着浑身被血雾笼罩的方丈步履蹒跚从禅房走向大殿的时候他已经非常震惊和疑惑了,当时他一靠近方丈身体三尺之内的时候立时感觉到了迎面而来的血雾还有恶鬼、骷髅诸般种种幻象。

    就如刚才触碰到那被侵蚀的舍利子一般,需要以佛门法力化解,自己这位师父居然能够背着空空方丈走那么远的路,而且可以触碰这舍利子而无事,但是偏偏无生不曾在他身上感觉到丝毫佛法的力量,这是为何,难不成自己的这个师父一直是深藏不漏的大修行者?!

    “如此血雾,伤人神魂,幻象无边,如何不惧?我不过是忍着吧了。”

    空虚说的十分的平淡,好似天空浮云,林间清风。

    “师父,你说的好轻松啊!”

    只有见过、经历过方才知道那血雾的可怕,岂是一句“忍着吧了”就能过去的!?

    空虚笑了笑,不再多说些什么。

    出关第十日,空空方丈睁开了眼睛,醒了过来,但是只有呼吸,也不言语,目光空洞,好似失了神魂一般。

    按照空虚所言,无生便催动法力念诵《金刚经》,一次念够九九八十一遍方才停下。

    “无生。”念毕之后,他听到有人在呼喊自己。

    急忙睁眼望去,发现是空空方丈的声音,他眼睛不再空洞无神,而是恢复了一些神采,人是彻底醒过来了。

    “师伯,您醒了,师父,师伯醒了。”

    一旁的空虚听到喊声之后立即来到床边。

    “师兄你可算醒过来了!”空虚长长的松了口气。

    “嗯。”空空和尚应了一声,有气无力。

    “师父,方丈师伯身体太弱了,我再去一趟黑山百丈崖求取一片黑灵芝来给师伯服用。”

    “也好。”空虚和尚闻言道,“路上小心。”

    “知道。”

    无生稍作准备,拿着木棒,立即出发,跟在厨房里准备餐饭的无恼师兄说了一声,后者听到之后立即跑了出去,这平日里不怎么交流说话的师徒二人感情还是挺深厚的。

    无生离开寺庙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太阳西斜。

    山中非常寂静,鸟叫、虫鸣之声全无,看不到飞鸟、见不到走兽,林中都是枯枝,不见一片翠绿,一片的死寂。那一场红雾,所过之处,生机全无,整座山比墓地还要荒凉。

    翻过了金顶山,来到黑山的地界,行了没多久,眼前的景象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流水欢快,树木葱郁,飞鸟、走兽、鸣虫,生机勃勃。和那金顶山相比,完全就是两处不同的天地。

    无生急着赶路,一路疾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但凡是挡路的,不管它有没有不好的想法,都被他一棍子横扫出去。

    一片林中雾气满满,有鬼哭之声。

    唵,

    被他以佛法念动真言,直接清空一片,直冲过去。

    月照中天的时候,他已经来到了百丈崖下,抬头望望那云雾缭绕的山洞,深吸了口气,一刻未停,直接到了那洞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