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之主 > 科幻灵异 > 燃烬之余 > 正文 八 长夜追袭
“为学之道,莫先于穷理;穷理之要,必先于读书.”
诡秘之主为你分享的是失落之节操君的燃烬之余的正文 八 长夜追袭 希望你喜欢!
    赵洛在我身后说:“真是让人大开眼界,我由衷欣赏你的力量。”

    我得想法解释为什么会斗得如此狼狈,白大个儿很强,却不足以能让身为弑神者、号称强无敌的我站不起身。我已成为了名誉的囚徒,最强的威望是我难以摆脱的枷锁,我为此可悲,却又沉迷于其中的乐趣而不愿离开。

    我笑道:“我喜欢被敌人打至残血再反击,这样...更有趣。”我看着一截戳破我胸口的肋骨,眼泪险些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赵洛说:“好奇怪的兴趣,你有自虐的倾向吗?”

    我说:“是啊,我经常让我妻子准备些鞭子和皮靴什么的....”

    我只是随口说说,因为我发誓并不明白它们意味着何意,谁都知道我比天使更纯洁。她皱了皱眉,这话题让她不喜,奇怪,如果她不喜欢这些,为什么懂得里面的内涵?

    人人都戴着属于自己的面具,隐藏着属于自己的秘密,就比如我并不喜欢被虐,我只是并非最强,而她并不排斥那些用途不明的道具,她与我一样虚伪....

    赵洛手里捧着一块石板,石板上刻着密密麻麻的文字,她说:“这确实是埃尔吉亚之书,我已经通晓其中的含义,但它并非出自萨洛特祖先之手,而是另外一人。萨洛特想通过钻研这本古代卷宗获得解脱。”

    我想打个呵欠,但身为强者的自觉让我只是内敛地点了点头,问:“那是谁?”

    赵洛说:“该隐。”

    我说:“这也太老了,几千年前的事...我并没有多大兴趣。”

    赵洛皱眉道:“鱼骨先生,你自称是朗基努斯悠久血统的后代,应当具有一些学者风范才是。”

    我无力地说:“我就是朗基努斯....算了,算了。我也该返回我的城市。否则我老婆该怀疑我在外面有什么外遇...”

    赵洛说:“我和你一起回去,我可以向你妻子解释我们之间是清白的。因为我是血族,不会与异性发生不当之事。”

    我大惊失色,说:“你是存心捣乱吗?”

    赵洛说:“如果你妻子会怀疑,我会替你辩解。有话直说是我们一族的处事之道。”

    我问:“你也是上世纪的动漫迷?”

    她不解地看着我。

    我说:“轻蝉,这名字好中二,你是某种忍者还是什么?”

    赵洛说:“我说了,我们是萨洛特一族在东方的分支血脉,遍及中国与日本,并非忍者。”

    并非人人都像圣朗基努斯这老头那么无聊,在腐朽的上世纪,一大把岁数了还沉迷于什么acg,令我也饱受此类知识的荼毒。

    我不想在这话题上往下聊,我的伤好了许多,转而查看白大个儿的伤,它没好也没坏,剧毒毒不死它,它也难以愈合。我觉得不该用“它”这个代词来称呼他,还是用“他”好一些。

    他现在能用心灵与我沟通,我问他姓名,他说他叫“亚伯生命奥秘七号”,我问:“能叫你七号不?”他说可以。

    七号把我揍得太狠,忽然间,我感觉瓦希莉莎之血停工了,不再供给源源不绝的疗效。我感到心痛,但自知也该知足,若不是她这份大礼,我活不到现在。

    现在,我得去找另外的....挂。

    我注意到赵洛抬起头,皱起眉毛,她的第三只眼睁开,警觉四下转动,她说:“我们被包围了。”

    我问:“你确定?”

    她说:“确定。”

    “是谁?”

    “另外一群人。”

    我急道:“你这不是等于没说?我知道是另外一群人,但是哪群人?”

    赵洛说:“是纪元帝国的人。”

    我对这群难缠的法师余孽厌恶至极,他们每一次都给我带来大麻烦,更糟的是,现在正是我最虚弱无力的时候。

    我问:“他们是为这书来的?”

    赵洛说:“确切的说,是为了此书与此剑。”

    “他们有办法追踪你?”

    赵洛耸了耸肩,说:“我杀了他们的人,才夺得这智慧之火剑,他们不会放过我。”

    我怒视着赵洛,无声地斥责她给我带来无妄之灾,赵洛说:“我猜测纪元帝国是你的敌人,所以,你应该感谢我把这件强大的武器夺走。”

    “他们可能有重火炮和火焰喷射器,不缺你这件古董!”

    赵洛说:“那么,请你与我并肩作战,我将用我的法术治疗你的伤。”

    “你还会治伤?”

    赵洛说:“我是萨洛特一族中的战士,但萨洛特一族都是天生的医者,我不必动用鲜血,就几乎能起死回生。”

    这职业听起来挺像圣骑士的。

    她将第三只眼对准了我,绿宝石般的眼珠发出柔和的光芒,轻拂过我的伤,又似一阵温和的春风拂过我的灵魂。我断了的肋骨,损伤的脏器,弯曲的骨头,在十分钟之内已全数复原。

    我指着七号,说:“还有他。”

    赵洛的神目转为白色,她说:“他本就拥有强大的自愈力,我只需驱除血中的毒素即可。”

    我喝了奥丁之眼,从城堡的窗口朝外望,她说的不错,在夜色的掩护下,纪元帝国的士兵正在靠近,人数不多,但他们可是追踪赵洛的部队,定然有备而来。

    我问:“有他们的情报吗?”

    赵洛说:“其中有萨洛特一族的血族。”

    我惨哼一声,说:“为什么纪元帝国里会有你自家的人?”

    赵洛:“东方的赵洛一族被他们视作异端,我们和他们是仇敌,并非亲戚。”

    有句话说得好,越是亲,越是仇。不是自家人,哪来天大恨?

    “那你杀人夺剑有什么正当理由吗?”

    “在这纪元,杀人夺剑并不需要理由。”

    倒也是,她是我一边的,纪元帝国是我对面的,这理由足够了。

    我问:“萨洛特的血族会什么稀奇古怪的法术吗?”

    赵洛说他们会治疗。

    我说:“他们都有你这样的眼睛?”

    赵洛说:“是的。”

    我问:“是不是只有杀了亲戚朋友才能开眼?”

    闭嘴!闭嘴!现在不是谈论动漫梗的时候。

    赵洛笑了笑,说:“并没有这么苛刻的条件,只要被我族的人转化,这眼就会自己睁开。”她又说:“这只眼被称作奥丁之眼....”

    我说:“这名字侵权了,我的药就叫奥丁之眼!”

    赵洛说:“请别打岔,它也叫灵视之眼,在萨洛特一族中,有些人能通过这只眼洞察危险,观察隐秘,就像我一样,所以,我毫不怀疑我们已经被他们察觉到了。”

    我急道:“你怎么不早说?”

    嗖地一声,一枚子弹从窗口飞来,我反应迅速,大叫一声,用极帅的动作朝后仰,子弹击中了背后的墙。

    稍后,我查知有十个人走左边的楼梯,九个走右边的,动作非常快,只怕不是法师,就是血族。

    赵洛说:“神目还能扰乱敌人,小心幻觉。”

    惊喜真是源源不断,她怎么不一口气说完?

    我背后出现一个黑衣人,朝我刺出一剑,因为赵洛的提醒,我知道他是敌人的意念威胁,并非实体,不为所动。果然,那黑衣人自行消失了。我朝门口斩出石杉,将一个纪元帝国士兵斩杀。

    叮叮当当几声,一枚手雷滚入,我发动铁莲,轰地一声爆炸,将我震退几步,幽冥的光线四处流转,这是以太手雷,是用来对付异能和怪物的。

    一个男子的声音喊道:“交还圣物,女贼!不然我以萨洛特的名义起誓,将你们这一族异端全数烧成灰!”

    赵洛答道:“异端?不,你们才是违背了圣者萨洛特的遗愿,忘记了祖先的仇恨!我不能容忍此剑在你们手中!”

    他们两人一边上演激情喊话,这厢纪元帝国士兵也没闲着,以太手雷跟不要钱似的朝里扔,以太的爆炸能扰乱阴影,我没把握借暗影逃脱,只能躲到王座后面。

    但他们激怒了七号。

    七号朝外冲,一口寒冰将门外的数个士兵冻僵,我见势头不坏,朗声大笑,说:“不错,我可爱的宠物,对付这些弱者还不用我亲自出手。”

    我是用古代武侠片中前辈高人的语气这么说的,应该效果不错,正如某本中的天机老人般那么令人闻而生畏,那么..名不副实。

    但所谓黑化强十倍,洗白弱七分。突然间,七号似乎中了邪,挥拳攻击空气,那些士兵绕过了他,朝我一轮火力齐射,我借王座掩护,可粉碎的石屑与反弹的子弹仍让我很不好受。

    赵洛横斩了一剑,一股炫丽的、雄壮的、猛烈的、炽热的火焰将所有士兵吞没,他们穿着防火的甲胄,可火焰从缝隙钻入,从他们体内开始燃烧,将他们全数烧成了肉油。

    我收回前面的话,火焰喷射器可办不到这一点。

    赵洛又朝门口释放烈焰,然而,门外的敌人也朝里喷火,那火焰很奇特,与赵洛的火焰互相冲抵,翻来覆去,时消时涨。赵洛怒道:“是法师?睿摩尔的血法师?你们果然与他们联手?”

    门外的人说道:“时过境迁,你无法发挥圣剑全部的力量,你们死定了。”

    我用影子遁至他们身后,那个嘴强王者正和赵洛对喷,又似在用神目替那些睿摩尔补充体能,常言道:一心不能二用。他未能察觉到我,我赏了他一道灭绝,他在痛呼声中化成了灰,另外两个法师回头看我,目光惊恐,旋即被赵洛的火焰点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