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之主 > 历史军事 > 重生南非当警察 > 正文 489 勿谓言之不预
“为学之道,莫先于穷理;穷理之要,必先于读书.”
诡秘之主为你分享的是鲇鱼头的重生南非当警察的正文 489 勿谓言之不预 希望你喜欢!
    土豆在南部非洲的食品结构中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土豆可以当主粮,可以当菜吃,可以做零食,甚至还能用来酿酒,关键是土豆产量大,阿布的生物实验室一直在对土豆的种苗进行改良,现在南部非洲的土豆亩产可以达到两吨以上,这里的亩不是英亩,而是公亩,换算下来,一英亩土豆的产量已经达到12吨以上,就南部非洲的人口和土地比例,紧靠土豆,南部非洲也永远没有饥荒之忧。

    这一点,就连英国本土现在都做不到。

    如果没有殖民地的输入,就凭英国本土的24万平方公里,要养育四千万人口,难度也是大得很。

    南部非洲三百万平方公里,人口只有几百万,要养活实在是简单得很。

    让格拉斯度子爵惊讶的是,普普通通的土豆,在华人厨师手中也是玩出了花。

    从十五世纪开始,欧洲种植土豆也已经由数百年历史,但是到现在,欧洲人吃土豆还是局限于土豆泥、土豆面包、炸薯条等等有限几种,俄罗斯人用土豆炖牛肉,就成了土豆的味觉巅峰。

    到了华人厨师手中,土豆终于大放异彩,各种土豆饼,土豆丝,土豆片,煎炸烹煮变着花样一个一个来,格拉斯度子爵一顿饭吃到了十几种不同口味的土豆,这让格拉斯顿子爵大呼过瘾。

    “国内的情况现在很糟糕,很多家庭的餐桌上土豆已经成了主菜,伦敦的肉类价格飞涨,餐馆里的菜价让我这个子爵都感觉吃不消,南部非洲很好,每一次来到南部非洲,我都会有耳目一新的感觉,特别是德兰士瓦和尼亚萨兰,有时候我真想让那些同意南部非洲自治的国会议员们来看看,这就是他们口中的穷乡僻壤。”格拉斯顿子爵忍不住抱怨,能让他这个贵族都感觉吃不消的菜价,罗克也实在想象不到有多高。

    “这应该归功于总督和首相的英明领导——”罗克这时候还是知道怎么说,反正拍马屁又不花钱。

    “得了吧,尼亚萨兰和我们都没关系,在尼亚萨兰成为你的领地之前,我去过尼亚萨兰,说实话那时候我也不认为,尼亚萨兰能发展到今天这种程度,谁能想到你们都已经能生产汽车和飞机了——战争部有没有和你联系?”格拉斯顿子爵终于把话题绕到尼亚萨兰。

    “有的,不过战争部的要求有点过分,我没办法同意。”罗克实话实说,战争部确实是找过罗克,试图免费得到飞机的技术,这种要求罗克肯定不会同意。

    尼亚萨兰的飞机飞跃英吉利海峡后,在欧洲多国进行了巡回飞行表演。

    表演非常成功,意大利和奥斯曼帝国都已经从尼亚萨兰购买飞机,并训练飞行员,英国政府当然也注意到了尼亚萨兰飞机的性能。

    不过战争部在这个问题上想的比较简单,他们大概认为罗克是什么都不懂的乡巴佬,只要战争部发话,罗克就会屁颠屁颠把和飞机有关的所有技术主动上交,而不会要求任何回报。

    罗克肯定没有这么蠢,所以罗克直接拒绝战争部的要求,哪怕后来跟罗克联系的人换成塞尔伯恩伯爵,罗克也没有松口。

    想要技术不可能,想要飞机很简单,拿钱来,没钱什么都不要说。

    “洛克,别忘了你还是大英帝国的子爵。”格拉斯顿子爵提醒罗克,别忘记自己的身份。

    “我当然知道,所以在帝国需要的时候,我会为帝国尽心尽力,但是这并不代表我就会无条件服从战争部的要求,我是帝国的子爵,同时还是南部非洲的国防部长,是尼亚萨兰航空研究所的老板,我在为帝国服务的同时,还要对南部非洲负责,更要对航空研究所的三百名研究人员负责,关于飞机的技术,不是我一个人的成绩,而是航空研究所三百名研究人员的心血,战争部不可能一句话拿走,这对那些废寝忘食的研究人员不公平。”如果需要,罗克也会唱高调,战争部也不能代表英国政府。

    “没错,那对研究所的工作人员确实不公平——既然这样,你开个价——”格拉斯顿子爵不再打感情牌,直接干脆提要求。

    这就对了,“日理万机”的南部非洲总督,如果仅仅是为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军事演习,大概是不会从气候宜人的开普敦跑到潮湿炎热的奥卡万戈沼泽。

    现在的开普敦正是夏季,一年中气候最宜人的时候。

    “四千——”罗克开出的价格不高不低。

    这里的不高,是和意大利和奥斯曼帝国相比,和卖给南部非洲国防部的价格相比当然要高一些。

    格拉斯顿子爵的脸色马上就黑如锅底。

    “我保证是完全版本!”罗克强调。

    格拉斯顿子爵的脸色好看了点,但是也没有好看多少。

    “我们卖给意大利人的价格是五千。”罗克再次强调,价格确实是高了点,但是物有所值。

    “意大利人是冤大头,帝国不是!”格拉斯顿子爵恶狠狠的强调,现在全世界都知道意大利和奥斯曼帝国处于战争边缘,所以全世界的武器价格都在涨价,别忘记日俄战争时期,全世界是怎么联手坑老毛子和小鬼子的,现在又是故技重施。

    当然这里也有军备竞赛的原因,虽然现在英国德国都还没有发布动员令,部队的规模并没有扩大,但是和战争有关的军事物资,已经开始增产储存,所以武器价格上涨,和军备竞赛也有很大关系。

    “我可以帮战争部训练飞行员——”罗克继续往天枰上仍砝码,如果刚才格拉斯顿子爵同意罗克的报价,那么那个价格肯定是不包括训练飞行员的。

    “你也在帮意大利人和奥斯曼人训练飞行员。”格拉斯顿子爵寸步不让。

    “好吧,你总要回一个价格,然后我们才能继续谈下去。”罗克不着急,先探探格拉斯顿子爵的底线。

    “一千镑!”格拉斯顿子爵胜利在握的表情,还以为罗克已经屈服。

    “哈哈,今天晚上的月亮不错——”罗克不接茬,这个价格根本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

    “别想太多,知不知道莱特兄弟把飞机卖给美国政府多少钱一架?一千镑不少了。”格拉斯顿子爵拿莱特兄弟说事。

    “你是说莱特兄弟的那个什么‘飞行者三号’?这么说吧,如果尼亚萨兰的‘强风’在战场上遇到莱特兄弟的‘飞行者三号’,我保证一架‘强风’可以正面对抗十架‘飞行者三号’。”罗克大言不惭,反正这也是关公战秦琼,根本没办法证实的事。

    其实也不算吹牛,尼亚萨兰把重机枪安装到“强风”上的时候,莱特兄弟还在研究怎么解决飞行稳定性这个问题,现在距离“强风”第一次出现在欧洲也就才过了半年时间,罗克才不信“飞行者三号”能有多大进步。

    说白了,莱特兄弟的团队也就那么区区几个人,尼亚萨兰航空研究所却有三百名研究人员,三百个人还能抵不上莱特兄弟两个人?

    开玩笑,莱特兄弟又不是神。

    具体来说,一架“强风”要正面对抗十架“飞行者三号”,或许确实是有点困难,但是两架“强风”配合,绝对可以很顺利的战胜二十架“飞行者三号”,尼亚萨兰已经开始研究编队战术了,莱特兄弟还忙着飞行表演,这是在爱好挑战人家的饭碗。

    罗克虽然对“强风”有信心,但是这个信心在格拉斯顿子爵看来就有点狂妄,所以格拉斯顿子爵微笑着向罗克举杯,倒也没有反唇相讥的意思。

    人家这是真绅士,最起码也是自以为的看破不说破。

    “德国人有没有联系你?”格拉斯顿子爵突然发问。

    罗克简直想哈哈大笑,让贵族来谈生意确实是不行,根本抓不住谈判的要诀,这是主动把主动权送给罗克。

    所以罗克的表情就是有点为难,又有点惭愧。

    格拉斯顿子爵马上就想翻脸。

    “没有,我没有同意,就算吧‘强风’卖给意大利人和奥斯曼人,我也要求意大利人和奥斯曼人,不准让德国人,以及和德国有关的人接触到‘强风’,我会派人前往意大利和奥斯曼帝国,监督意大利人和奥斯曼人的执行情况。”罗克马上就表态,这就是军事观察团的来由。

    说起来,这已经是南部非洲第二次对外派出军事观察团了,上一次是日俄战争,尼亚萨兰派往远东的医疗队,也是以军事观察团的名义前往远东。

    “绝对不能让德国人得到飞机技术,否则洛克你就有麻烦了。”格拉斯顿子爵正色。

    罗克连连点头,这方面肯定不会犯错,不管罗克内心怎么想,当着格拉斯顿子爵的面,罗克也要坚决生是大英帝国的人,死是大英帝国的鬼。

    错了,是南部非洲。

    “不过德国人也注意到飞机的前景,就算我们封锁,也阻止不了德国人自己研究。”罗克还是提醒格拉斯顿子爵,勿谓言之不预,别到时候吃了亏才亡羊补牢,临时抱佛脚可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