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之主 > 女生频道 > 云中雾镜中花 > 正文 第五十二章.渊源
“为学之道,莫先于穷理;穷理之要,必先于读书.”
诡秘之主为你分享的是宁山小妖的云中雾镜中花的正文 第五十二章.渊源 希望你喜欢!
    语毕,兰芝正上马车的脚步惊顿了一下,这纸鸢,竟然开口说话!随后赶紧反应过来,对小斯说:“走!”

    小斯也是明事理,赶紧驾车扬长而去。

    惊愣的并不只兰芝,身为李家五小姐的李秋白也同样一脸的不可置信,刚刚那个女人说什么?竟然称呼自己妹妹!确实,苏府的子女皆年长于自己,但是那也只是自己给苏府的人一个尊称,唤她一声姐姐罢了,竟然如此不识抬举,还与自己姐妹相称!且不说自己长姐乃是当今王后,就说李府,老爹是当朝宰相,哥哥们不是御史大夫就是刺史,姐姐们无一不嫁入王府,就这个身份,她一个商贾人家的女子,竟然称呼她妹妹?而且,李秋白竟然也不认识她。

    苏府的人都很忙碌,这个李秋白略有耳闻,苏府的人,李秋白只认识大公子苏笛和二小姐,但如此对自己不敬,她李秋白可忍不了,本来是想询问一下北境情况,要不是看在七王爷与这个苏府有几分交集,她也不会如此拦路,不过是想询问个一二,真是越来越放肆了。

    李秋白黑着脸,甩开扶着自己的婢女,冷冷道:“去苏府!”

    兰芝坐会车上,震惊的看着纸鸢,一脸的狐疑加惊愕:“姑娘,你可知,她是谁?”

    纸鸢摘下斗笠,眨巴眨巴眼睛:“不就是李府的小姐么。怎么样,我演的不错吧。不过为什么说我是苏府小姐?”

    兰芝揉了揉揉太阳穴:“您的身份,还不能说,并且,您是什么身份,坐在苏府车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说成苏府小姐就糊弄过去了,您不是还在说有人追杀么。这个李府,就是当宰相的府邸,这个是宰相的嫡出女儿,排行第五,也是当今王后的胞妹。”

    “哦,原来如此,那她可真是金枝玉叶了。那扇子拿捏得恰到好处,声音细细如风,千金便是如此吧。”纸鸢不知兰芝的心急如焚,倒是评论上来。

    兰芝无奈到叹气:“以后不可随意露面,声音也不行。”

    纸鸢乖巧的点了点头:“我看你为难,才出言阻止。不然她依旧不依不饶,话说,她与苏氏交好么?”

    兰芝摇了摇头:“不是,苏氏有李府的生意而已。”她看了眼纸鸢一副无辜的样子,叹气道:“不过姑娘很机智,如若不是你露面,恐怕现在还纠缠不清,闹市区人多眼杂,恐生意外。”

    纸鸢莞尔一笑,知道兰芝是安慰自己,也是很开心。这一路上不愉快的事情,纸鸢都将之抛诸脑后,问过,说过,就作罢,既然兰芝如此肯定的说之前不认识,那就不认识。过好当下,现在唯一头痛的就是苏白的事情。

    一路颠簸,到了客栈内院,马车平稳,兰芝扶着纸鸢下车,去了三层房间。灵芝已经早早回来等候,桌子上还放着灵芝买的糕点,她并不知道这一路发生了什么,纸鸢与兰芝坦白了什么,兰芝看了眼糕点盒子,又看了眼纸鸢,有几分难为情。怕纸鸢以为又是下了药了的。

    纸鸢看出了兰芝的难堪之处,笑着走过去,翻开盒子盖子,拿起一枚精致的糕点对灵芝和兰芝说:“区区一个南市,这一路下来竟也要走半个市场,还真是大啊,灵芝又买了糕点你俩都还没有吃饭呢,过来一起吃些。”说罢便从进了嘴里,丝毫不疑心。

    灵芝大大咧咧的过去拿了块,也吃了起来,说:“纸鸢姐,你可不知道,那个人的侍卫天鹰,追了我好一路,真的有够烦心的。”

    兰芝也走了过去,三人坐在圆桌旁,开始聊天,这个时辰苏白和斩天还没回来,兰芝不知的是,此刻的苏府,正上演着一出好戏。

    【苏府】

    李府的马车大驾光临,十分高调,随行小厮去厅堂里与管事掌柜的递了帖子,李府五小姐前来拜访。

    掌柜的不敢耽搁,直接送给了内院长亭的侍卫,侍卫又送往内院管家处。

    内院正厅,苏笛与苏白用过午饭后,在喝茶对话,有几个老掌柜坐在堂下,拿着一册册书籍,在汇报着。内院的老管家从门外进来,对苏白恭敬的行了行礼,然后把帖子交给了苏笛,并说:“李府五小姐在外,要见大公子。”

    此话一出,苏白和斩天都皱了皱眉头,苏笛摆了摆手,示意那些掌柜的下去,掌柜的们便都识趣的出去了。然后他看向苏白,笑了笑说:“七弟可要见她一见?”

    苏白抿了口茶,起身:“大哥莫要玩笑了,好好的兴致,就被她破坏了,我这便先走了,明天我启程回北境,再能如此把话谈又不知何年何月了。”

    苏笛也站了起来,二人互相做了个礼,他笑着说:“心在一起,比什么都重要,明日我就不送你了。”

    苏白点了点头,转身就带着斩天往屏风后面走去,他俩要从后门离开,避人耳目。

    苏笛欲言又止,看着苏白走到屏风处了,实在是此一别就要一年半载见不到,便叫住他:“七弟。”

    苏白闻声回头。

    苏笛那干练的脸上,笑容不在,满是担忧,又恭恭敬敬的做了个大礼,道:“王爷,保重身体,凡事不必操之过急,王爷眼中的人已经找到,我们苏府上下眼中的王爷,也要早日恢复如初啊。一年前的景象,不可再重蹈覆辙,王爷肩上的,不仅仅是一个女子。苏笛,僭越了。”

    苏白看着苏笛,面色平静,斩天也看着苏笛,握了握拳。这句话,一直是他想对陈世宣说的,就因为太过于亲近,实在难以说出口。如今这个做大哥的说了出来,也是心酸的紧。

    苏白眸子微垂,他知道,大哥这话,不是代表他自己,是整个苏府的心里话,他欠苏府的,欠苏府一句道谢,一句抱歉。

    于是,他整理了一下衣袍、发冠,很是郑重的,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扶起苏笛一直在鞠躬的双臂,四目相对,眼神坚韧。

    “定不负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