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之主 > 女生频道 > 云中雾镜中花 > 正文 第四十三章.梅芳楼
“为学之道,莫先于穷理;穷理之要,必先于读书.”
诡秘之主为你分享的是宁山小妖的云中雾镜中花的正文 第四十三章.梅芳楼 希望你喜欢!
    【梅芳楼·四层】

    戏台还没开始,他们坐在雅间,两侧有隔断,每个雅间距离相隔有一定距离,听不到对话,然后上次有纱幔,互相看不到脸的。各家公子哥也有很多喜欢看戏听书的,彼此保留一份神秘感,也有的过来此处边休闲边听书,亦是美哉。

    兰芝灵芝和斩天都落座在两位主子身侧,一样的吃着东西。纸鸢对兰芝灵芝虽有警惕之心但是却无厌恶之意,她知道,她俩只是听命于苏白罢了,而对于苏白,她也是毫无不良情绪,一直心存一颗感恩的心,更多的时候,就哄着,因为她觉得苏白的占有欲比较强烈。

    明明刚吃过饭,纸鸢看见小二上来的美食,又忍不住品尝了起来,苏白则是看着这些吃食,默默地将几款糕点盘子直接让斩天撤走,纸鸢好奇,瞟了他一眼,苏白回答道:“过敏。”其实,都是之前纸鸢爱吃的东西,怕再次受到刺激,尽可能的避免。

    纸鸢每样尝了一口,都不算很好吃,但是也算是很精致的,看着就有食欲。灵芝倒是吃的兴致勃勃,纸鸢一直在屋里憋着,如今得以出来,并且明天还可以去见九哥哥,都是喜事,坐在中间位置,眉开眼笑,苏白见了,也舒心了几分。纸鸢转圈看着四层的这些人,有的成群结伙,如他们一般,有的形影单只,举杯独饮。她喃喃道:“这四层,怕是都是有钱人。”

    兰芝说:“还有有权势的人。”

    纸鸢点了点头,这个说的也对。

    看台鼓声敲响,小鼓如绵绵细雨,大鼓配合铿锵有力,鼓声激昂跌宕起伏,今日的看单已经在手,传演的,是千古爱情,梁山伯与祝英台。

    之前纸鸢并没有听阿林讲过这段故事,其他人也是只听说,他们也没有时间,这么闲暇的看戏,如今正好也可以放松放松。

    一场戏下来,已经是午夜时分,因为南市没有宵禁,所以还是灯火通明,如果不是打更的唱响时间,都不知道已经如此晚。

    纸鸢看的泪流满面,感叹两人的爱情和悲情的殉葬,而他们几个人也都看的比较投入,也比较怪异,主要奇怪的点就在于看到殉葬那里,灵芝兰芝和斩天都看向苏白,有几分胆怯的样子。苏白尴尬的清了清嗓子,点评道:“情不知所请,一往而情深,正常,正常。”

    纸鸢想到苏白胸口的刀疤,看来也是有故事的人。触情生情了。

    总体下来,纸鸢还是觉的超级棒,散场的时候,纸鸢还是迟迟不肯走,硬是花着苏白的钱打赏了全班演员一边,才肯罢休。苏白只是笑而不语,他也是第一次看戏,觉得应该打赏,演得不错。

    南市的夜晚,总是那么的热闹,此间,梅芳楼刚刚散场,一大批人走出来,他们分两个方向,一个方向是青楼,一个方向是闹市夜市和客栈区域。他们自然是往客栈方向了,晚上出行,戴着面纱的人还是比较多的,他们索性就让马车跟在后面,苏白带着纸鸢在街上漫步,纸鸢东瞅瞅西看看,都是各种新奇的玩应,这一路走下来,甚是欢喜。

    灵芝又不动声色的消失了,又去整理情报了。这一天,好像最忙的就是她了,小小年轻,承担起来的事务最为烦杂。北境那面的战事已经快到了尾声,近几日的情报尤为重要。

    街上溜达着,对面也走来了一辆马车,与苏白纸鸢等人交汇之时,马车停了下来,纸鸢惊奇的发现这辆马车与苏白的马车一模一样,四角铃铛,并且车头的吊牌也是苏氏。苏白眯了眯眼,刚刚在客栈听到那群人说的那些,其中便有苏氏长子苏笛来了凤凰城,难不成,还真是他来了。对于苏老爷子的这几个儿子,和女儿,陈世宣并没有多么在意,他不在意,灵芝的情报里自然也就不会有他们的行踪,这个苏氏镖局就是陈世宣的产物,就是王军营的二重身份之地,苏老爷这几个儿女都是从事经商,毕竟这个商贾也是在的,不能都是陈世宣的战将,镖局的正常生意,都是他们在打理,他们对于陈世宣既有主仆成分在,又有另一层关系在,那就是苏白身份的第七子身份。所以——

    马车停下后,马车的门帘被车夫掀开,然后从里面走出来一个温文尔雅的男子,他长相倒不是如何出奇,年龄大概四十多岁,一身金丝暗纹衣,很有商贾气质,面容和善,从马车上下来,见到苏白温柔地笑着。

    苏白先上前一步,恭敬的喊了声:“大哥。”所以,在外,苏白见到他们还是要恭敬的样子,其实苏家这九个兄妹都不错,苏白也都敬重有加,毕竟财路就靠他们来维持的。这一声大哥,苏白也是极其敬重的。

    苏笛回了声:“七弟,听闻你在此,没想到今天竟然这样见到了。”周围人来人往,都是可以听到的,有的人好奇的紧,就会放慢脚步看看,都听说苏家七公子相貌俊美,如今虽戴着面纱,但是难免让人心生疑惑,想要一睹为块。

    苏白自然不会顺了他们的意,依旧戴着面纱,而身为大哥的苏笛也并没计较。反倒说:“如此堵在路上也是不好,明日聚一聚吧。”

    苏白点了点头:“明日晌午我回府上,大哥给我准备饭菜。”

    “如此甚好,我在家等你。”苏笛看了眼一直好奇的看着自己的纸鸢,微微点了点头,纸鸢也对他行了个礼,苏笛便回到了马车上,继续走了。

    纸鸢好奇宝宝的看着苏笛离开的方向,苏白一脸平静,继续向前走去。纸鸢这可是第一次见到素白的家人,还是大哥,忍不住好奇,问:“他是你大哥么?亲大哥?是堂兄么?”

    苏白说:“苏府长子,苏笛,我大哥,是姨娘所生。我是嫡母所出。”

    “哦哦。”纸鸢想了想,如今想来,那夜的片段,与苏白的重合怕是不对吧……算了,她也不愿去想,本来就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累了,回去吧。”纸鸢说。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