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之主 > 女生频道 > 云中雾镜中花 > 正文 第二十三章.坠崖
“为学之道,莫先于穷理;穷理之要,必先于读书.”
诡秘之主为你分享的是宁山小妖的云中雾镜中花的正文 第二十三章.坠崖 希望你喜欢!
    南境外崖臂树林,三人已经走出了七天,两日前,守在空竹山周围的侍卫撤退了,让王婆得以传信,这才两天,陈世润虽然没有追上来,却有杀手过来,这速度还是很迅速的。

    苏白看着那七人,一样的黑衣人装扮,都是这个套路,他只化名离九是陈世润,陈世润亦知化名苏白为陈世宣。忘记了从何时开始,两人开始正锋相对,明争暗斗,也许是那年梨花树下,也许是那年后宫事变,也许是统领兵权后,也许是一出生。

    七人中,中间的走出来,他的肩头,还落着一只棕色小鸟。他歪了一下头,盯着车上站着的淡漠苏白,眼睛微眯,悠然开口道:“肃王爷~在下中原七怪,久仰大名,今日得此一见,幸会幸会。”肃是七王爷的封号,如何叫的都有,都是指陈世宣。

    苏白看着那人,目光冷冽,站在车上就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传送给这七个人,他没有说话,犀利的眸盯着那只鸟,略有所思。斩天走向马车前面,一脸淡漠的道:“中原七怪,不在中原待着,跑来南境作甚。”

    领头人见到斩天,又阴阳怪气道:“呦,战氏家族的战天将军,果然如传说那般,形影不离的保护肃王爷。”

    苏白冷哼一声,双手环抱,终于拿出了他居高临下的王爷架势,冷道:“此等喽啰,本王从未记得,夜半三更,扰人梦,不过是探路狗罢了,战天!”

    “是,王爷。”斩天应道。已经多久王爷没如此言语,没有叫自己本名。此一刻,他战意爆发,眼神似火的盯着这七人,终于可以大展身手。

    领头人哼了一声:“那就请赐教了。”随后,身后的六人马上摆开了阵型,有三个人消失在了暗处。斩天向前一跃,站在领头男子面前,丝毫没有停顿,掌心凝聚内力,向领头人推去,掌峰在空中卷起一道涟漪,似火颜色,领头人也怒喝一声,硬接了一下——

    嘶

    领头人直接被推后进两米,地下留下一条长长的拖印。

    身后还剩下的三人马上包围了上来,四人将斩天围在其中,领头人暗自感叹,这战氏家族的人果然名不虚传,能在七王爷身边待这么久的,必定都是精英!

    苏白冷眼看着他们打斗,他的目光一直锁定的,都是那只鸟,那只鸟从刚刚开始,就飞到了马车轿子顶上,并叨了叨,与寻常鸟儿无异。他一点儿都不担心斩天解决不了他们,他现在就是要保护轿子的安全,保护里面熟睡的人儿的安全。正当苏白盯着那鸟儿出神时,隐藏在暗处的三名黑衣人突然现身,在轿子周围,要对轿子下手,苏白马上冷眸一闪,左手空中一划,空气瞬间变冷,他们的行动都顿了一下,手掌之中,三枚冰晶凝结,随手一弹,便直接飞到三个不同方位人身边,他们都是做好功课的,知道七王爷擅长纵水术,在见到那小圆球冰晶时,都马上做好了防范准备,可惜,实力差距巨大,他们纵使已经进入了防御模式,还是被冰晶猛然裂开放出的爆炸气体振飞。各个口吐鲜血。

    苏白根本没将他们当回事,但是突然之间,一个久经沙场之人的敏觉度察觉到了一丝异样,身体进入戒备状态,周围水汽凝结而来,保护着他的身体。

    他在寻找危机的源头,那个注释感,很近——黄雀!

    当苏白再次与黄雀对视时,自检那黄雀尾巴突然冒出蓝色火焰,车里传出了烧焦的味道!

    不好!苏白眸子颤动,甩手将那只异类的鸟儿冻住,杀死。马上钻进马车里,只见纸鸢满脸苍白,毫无动静,身上盖着的白色披风竟然烧了起来,而且是蓝色火焰!苏白冲过去,一把将袍子扯开,抱住纸鸢,袍子在空中被甩出去,飘起的那一刻,苏白只觉得耳部鸣笛声,脑袋嗡的一下了失去了所有感官——

    嘭——

    在外面的斩天只见到马车内部爆炸,蓝色气体腾空,他震惊,不管其他猛地冲向那蓝色的爆炸气体中……

    也是那一刻,苏白用自己的身体保护住了纸鸢,被震得七窍流血,纸鸢也是满身伤痕,爆炸的波浪冲着二人直接飞了起来,苏白只觉得胫骨寸断,根本用不上力气,但是他死死的抱住纸鸢,一分也不曾撒手。旁侧便是悬崖,他俩直接被那强大的冲击波给冲了下去——

    “王爷!”斩天惊吼一声,随后直接跳下悬崖……

    这个冲击波大到什么程度,就是前段的四个人都被波及到,拍出十米远,更何况,当时在马车身侧的三人,刚受到了苏白的攻击,现在脆弱的很,如今冲击波再来,命丧当场。

    也是那一刻,苏白明白,他们不是陈世润的人,陈世润无论如何,都不会伤害纸鸢,要说下毒苏白认定了他绝对是知晓的,但是能干出这种卑劣的事情,也就只有那个人了,王婆!

    因为,陈世润也一样爱着纸鸢,只不过他的爱,是不择手段的。